美丽的谎言
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5-03-05 15:51 阅读: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农村小学办到了家门口。办学的格局现已成了历史:一个村办一所完全小学,如果是大村,下面再设教学点。教学点一般一至二名教师,最多开两个班,招收学生一至四年级,复式教学,读高年级就到村小。如果村小所在地人口相对集中,而且交通又比较便利,可以照顾到几个村的学生,它会再提升一级称为学区中心小学,校长既管理该校,也兼管村小。村小设负责人,兼管教学点。一个乡镇一般三至五个学区。

  每年春季的5月,各乡镇都要召开小学毕业班备考会,少则一天,多则三天,目的只有一个:升学考试交一份好答卷。

  1991年春,大张和小李参加峡口镇毕业班备考会,晚上在招待所侃大山种下了友谊的种子。小李现在都还依稀记得大张讲过的笑话,印象特别深刻的是《校长不是东西》。大张的语气语调语速、眼神表情、肢体动作,恰到好处,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,大家捧腹大笑,开心极了。后来,小李也听过别人讲这个《故事会》中的笑话,总感觉不到大张的那种味道。有不少同事说:“大张真会吹牛!”同事的说法不免带有贬义成分,含有妒忌之意,而在小李的心中,大张很会侃大山,口才值得每一个语文教师学习。

  那年月,在中心学校工作,仿佛比别人高一个头;在村级学校,尤其在教学点教书,仿佛不能再平凡了。当时,大张在普安学区中心小学代六年级语文,已在全镇小有名气,而小李在峡口学区一所村小代第一届毕业班,却是个无名小卒。在研讨会上,小李对教学的真知灼见,成为此次备考的亮点,许多经验方法被各校采用,大张对小李“另眼相待”,小李也很受感动。后来,他们常常探讨教学策略,研究教学方法,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更开出了友谊之花。

  三年后,他们都调到了峡口学区中心小学工作,大张当了主任,小李担任教研组长。新世纪初,大张调到建阳坪小学当校长,小李跟去担任教务主任,工作更加亲密,友谊更加深厚。大张很固执,往往十头牛也拉不回来。每当老张的犟脾气在家里发作时,女儿会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去找李叔叔。”同事们都说:“大张和小李‘铁哥们儿’要劝老张,非小李不可。”

  现在,大张已成了老张,退出了三尺讲台,也没有担任校长了;小李已成了大李,文字功底扎实,教学业绩突出,是学生喜欢、同事佩服、领导称赞的魅力教师。

  在农村乡镇,老张一家人拿薪水:女儿在省城中国银行工作,属白领阶层;媳妇菊花在三星级酒店担任女老板的助理,工资也不低;他自己每月三千多,还有绩效。同事同学羡慕,亲戚朋友羡慕。大家都说他日子过得滋润,往往找他借钱周转周转。

  其实,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。不过,“外在美”的确存在。老张爱面子常怕丢人,总是踮起脚做“长汉子”。女儿的舅舅找他借钱五万买房子,其中两万是贷的款,暗暗地赔了几年的利息。

  烦恼虽然一桩又一桩,但最终都化为乌有。每一桩过后老张总会把右手举过头顶,似乎攒着一个小石头,用力向前甩去,仿佛有一个偷嘴的麻雀,他要砸灭它。在收回手时他总会狠狠地说:“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!”说完,重音“都”还在回响。

  一天,本来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还真叫老张束手无策了。事情是这样的:老张三姐在“松柏”买了一套房子要装修给儿子结婚,出现5万元的缺口。三姐从未找过老张帮忙,老张满口答应,可菊花管着折子,就是不干。

  老张不管咋说,硬骨头菊花就是不动摇,他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境地。忽然,老张把大腿一拍,办法有了。他生怕忘了,赶忙拨通大李的电话,接他到家里吃晚饭。大李六点钟准时到达,老张早已准备了一桌饭菜,菊花上班还没有回家。

  饭后,两人拉家常,老张毫不隐瞒地说了这件棘手的事。大李好奇地问道:“应该借,为什么不呢?”

  “菊花在做月子时,我们请三姐帮忙,没有请动;女儿上大学,三姐也没有来一下。这两件事都不能怪三姐,事出有因。”老张平静地说。

  “叫你三姐跟菊花说实情,兴许会借。”

  老张唉声叹气地说:“三姐就是不好意思说,而菊花偏偏要三姐当面讲,两人就是别着。我答应后天就把钱打到账上。”

  大李听后,心想菊花也不会听他的劝,咋办?

  两人都沉默了。

  “我看,只有这样办。”大李说。

  “说来听听?”老张眼前一亮。

  “演一出双簧戏——借钱。否则,此关难过。”大李严肃地说。

  “向谁借?怎么借?”

  “我向菊花借。为了做到天衣无缝,老张你还要再做一个动作——与媳妇也要演双簧,我明晚再来。”

  大李把妙计悄悄地告诉老张后,正好菊花下班回家。大李打了一声招呼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  菊花感到奇怪,就问老张:“大李,怎么走得那样急呀?”

  老张不紧不慢地说:“他遇到了一件大好事,差几万块钱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有五万块,可以借给他吗?他和你那么好。”

  “姑娘要出嫁,随时要用钱。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帮他。”

  “有什么办法?”

  “我们向酒店老板借。”

  “老板确实有钱,可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行。”

  “我已经想好了。”老张如此这般地告诉菊花。菊花答应帮他。

  第二天中午,老板娘正在晒太阳。老张大步走到她面前,打了个招呼后坐了下来。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请讲。”真不愧是老板,眼力过人。老张开玩笑地说:“无事就不能来见见漂亮的老板娘吗?”老板娘的笑声刚一停下,老张赶紧说:“我的确有一事相求。我的好朋友大李在昭君镇买了一块地建房,找我借5万。他和我是几十年的铁哥们,从来没找过我帮忙。你是知道我们家的境况的,所以,我想请你帮帮我。”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