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踪的钥匙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网络转载 时间: 2015-02-22 19:12 阅读:
  高明和妻子越图在城里经营一家文具店,门面不大,但勉强能维持着三口之家的日常生活。

  这天傍晚,天突然阴沉下来。轰轰隆隆的雷声有点吓人,雨便紧跟着来了。雨是倾泄般的从天空朝下倒的,‘啪、啪、啪’的砸向朱红色的地面砖。瞬时,人行道上就像千万条百腿蜈蚣顺着地砖纹脉,向公路急促涌动着爬去。

  高明和妻子越图呆呆站在自己开的文具店里,看着雨中飞驰水花四溅的车辆、抱头狼狈鼠窜的男女,像是在饶有兴趣的观赏一幕情景剧。

  高明对妻子说:“收拾一下关门吧。这是过路云,雨一会就玩完。雨一停你早点回去做饭。朋友约我晚上还要去摸几圈麻将。”

  “你是再忙也不忘打牌。麻将是你的老婆啊,还离不开了,哼。你不知道明天还要回老家给爸过周年啊!”越图一脸的不高兴。

  高明的父亲是去年去世的。老人在病床上躺了近十年,后一个月老人基本上已经无法进食了。清醒弥留之际,父亲拉住高明的手说,灯油已经熬干了,他这盏灯该熄灭了,人的命天注定。人从出生那天起,就是奔着这一天的,哪来哪去,谁也逃不脱。

  父亲断断续续的告诉高明,你们要是孝顺,就要听他的。到时候不要再送他去医院折腾他,那要花多少钱!治不起啊。花钱不管用还让我受罪。到该走的时候,打针吃药就不是治他的病了,是疗你们孩子们的心,我知道是你们怕落个不孝顺的名声,晚上睡不着觉。人老了该走就得走,就像秋天已经枯黄的树叶,总归是要落,都不落,新叶子怎么长出来。

  高明听从了父亲的嘱咐。父亲走时很安详,没有再送他去医院急救,打针、插鼻管的折腾父亲。父亲躺在高明的怀里像睡着似得,只是长出一口气就走了。

  明天就是父亲的周年,按乡土风俗规矩,家里人和亲戚是要上坟给老人烧纸钱的。

  “明天的事不会耽误,我心里有数。”高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他想,不就是上个坟吗,能误啥事!

  在两人争论之际,这天如同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了。雨停了。

  高明不再理会越图,转身拿包,准备去推他的电动车。忙碌一阵,高明来到正在打扫卫生的越图门前,黑着脸说:“你翻我的包了?”

  越图停下手中的活,疑惑的盯着高明:“怎么,你做啥见不得人的事了?”

  “我的车钥匙放到包里,怎么就不见了。除了我,不是你还能有谁?”

  “爱找谁找谁,别找我事。”

  高明看越图的神情也不像藏了他钥匙,就开始扩大找寻的范围。高明找的满头大汗,也没有见钥匙的影子。越图看高明翻箱倒柜的像真把钥匙丢了,不是找她的事,也过来帮忙找。两人忙碌了好一会,同样没有钥匙的踪影。这时门外的路灯已经亮了,天黑了下来。高明心里很诧异,气呼呼的坐在地板上,大口大口的抽着烟。嘴里不停的嘟囔着,‘见鬼了,见鬼了……车子明明是我锁的,我记得清清楚楚把钥匙放进了提包,……怎么这钥匙会飞?真他妈见鬼了!’

  高明住在城市西面,晚上要去打牌的朋友家在东边,没有电动车,去时可以坐公交车,可是夜里回来时公交早就停了。九站路的距离,让他走回来,除非有心仪的大姑娘陪,否则他高明没有这个闲情逸致。让他打的,他有些心疼,高明知道夜里十一点后打的要比白天贵的多,他舍不得。

  没有了车子,高明只好给朋友回话,去不了了,另约时间吧。高明觉得自己很晦气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高明和妻子带着孩子,就坐上了外甥陈知远开的车,与姐姐一家回老家为父亲过周年。

  路上,陈知远边开车边告诉舅舅高明,昨天晚上出事了。陈知远说,就这么大点的城市,东边的雨比西边大得多,清阳街上成了汪洋。他回来路过清阳街时,街道上拉起了警戒线,围了好些人,来往车辆都要绕行。那时雨已经停了。他下车一打听才知道,大街上的下水道盖子被盗了,市政上的人都是吃干饭的,过来过去的也没有人管。暴雨来的也忒突然,这一下就出事了,一个骑车的人路过时栽倒了里面,车子躺在街道上,人瞬时就没有了踪影。听说,那人可能已经顺着地下管道给冲到河里了。活生生一条命,说没有就没有了。

  陈知远的话犹如昨晚的雷雨,震的高明的头发蒙了。

  高明紧接着外甥的话,问道:“小远,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“大概晚上八、九点钟吧。你说人家好好的骑车招惹谁了,这才叫飞来横祸。真该把那些市政上草菅人命的人送上法庭。”

  越图侧身看了看高明,激动的对姐姐一家说:“天呐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。咱家烧高香了,你哥昨天躲过了一祸。”越图把昨天晚上店里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。

  此刻,越图有些后怕。她知道,如果昨天晚上高明去打牌,是一定要经过那个路段的,那出事的人真就不好说了。是那把车钥匙救了高明,也救了他们一家。

  “幸亏你没有找见车钥匙。昨晚还不高兴的拿我和孩子撒气,跟自己赌气呢。你长点记性吧。”

  高明苦笑着说:“根本不是那回事。我生气是因为放在包里的钥匙怎么就能不见了。你没拿我没取,钥匙去哪了?”

  姐姐、姐夫在一旁劝导高明,人嘛三昏六迷十二糊涂的,可能是一时犯迷糊,就那么随手一放,自己以为放包里了,谁知道放哪了。父亲周年过完了再找找,钥匙不会出你们的店。放心,绝对丢不了。

  出了城,车跑了一个小时就到了老家。

  因为还要等叔伯兄弟一起去给老人上坟,高明就去陪母亲聊天。孩子一边与小伙伴们玩去了。

  高家的房子和当地的农家的盖法一样。进的院子,迎面一排三间上房,一砖到顶,楼板罩面。中间一间为客厅,右边是弟弟夫妇的卧室,左边是母亲住的地方。高明正与妈妈东长西短的拉扯着闲话,突然,听越图在客厅一声惨叫,‘妈呀……’

  高明慌忙冲到客厅,只见越图呆呆的站着,两眼发直,手哆哆嗦嗦指着茶几。茶几上放着一把钥匙,钥匙上悬挂着一件小饰物,高明非常熟悉,因为那上面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片。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