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苦恼丝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5-18 18:01 阅读:
  因为在图书馆碰见一位超短发型的美男,碰巧此发型又是自己喜欢的,难免就多望几眼,不料心中却无端冒出一股激动:想去剪个短发。   不过,若是要细细地说起自己的头发来,我感觉有点犹如在讲中国汗青发展的进程般,曾记得高中时,那位才华横溢,上课不用课本也不用课本的漂亮汗青老师,如此说过:中国汗青上的朝代是久分必合、久合必分。我想我的头发也是如此,长发剪短,短发留长,长长短短,短短长长几经频频轮回的。   在父亲还活着时,我是留着长发的,不过那时没有记忆,是从此听奶奶说的,她讲是父亲对峙让母亲给少小的我留了一头长发,父亲认为女孩长发好看。   而在我周围半岁那年,父亲归天后的不久,母亲就剪去我的长发。在我能记事的那会儿,奶奶总在我面前惋惜,说幼小的我留得长发及腰,不知仰慕了多少人,大凡见过我的长辈们都惊讶道:这小孩这么小,却留这么一条大长辫子,真好看。许是生成亦或是遗传吧,自小的我头发是又多又黑,同龄的小孩鲜少有我如此的黑发,于是能获得别人的夸奖是很自然的事。想来奶奶的话并没有掺假,因为在我八、九岁的时候,我还能常常从奶奶的房间里翻出我少小剪下来的那条长辫子,它一直都被奶奶保留着、收藏着。
  我也不知是何原因,童年的我只要看到那条长辫,就好像瞥见父亲在望着短发的我,在皱眉,在点头。说内心话,我那时是有点怨恨母亲的,恨她不合理剪去我的长发,恨她不合理不听父亲的话,不给我留着长发。待到年岁渐长后,于头发跟母亲结怨的事也就放心了,想她那时也不过是个二十七岁的女人,却失去挚爱她的丈夫,还要扶养两个年幼蒙昧的孩童(我和妹妹),哪有精力来打理我的长发呢!   此次的短发随着我走过童年的光阴,度过年少的韶光,它陪着我一起分开奶奶栖身的小村庄,随着改嫁的母亲入住进了老街的继父家中。没有了父亲的溺爱和娇惯,在母亲无暇顾及我的情况下,梳着一头短短匝匝黑发的我,加上生成活泼好动的个性,以及骨子里的一份桀骜不驯的野性,仿佛活脱脱的一个“假小子”形象。   再次蓄起长发时,是十七岁那年我分开母亲,一人去异乡求学的期间。长发及肩的我那时最喜将自己的黑发扎成两条小辫,任它们垂挂在肩头,希望增添一丝娇媚动人的气质吧。有时我也会将长发高高地束成一条斜侧的马尾辫,记得这是模拟了当年的热点电视剧《霍东阁》里熊英翘的发型,想来豆蔻韶华的我也不能免俗,而是同流合污地去追星,或许这就是发展门路上的少女梦。   有了长发飘飘的陪衬,有了不停变化着的辫型,旧日的“假小子”好像已蜕造成“窈窕淑女”,然表象是没法粉饰本质的,所以淑女非我本性,最终也就没有所谓的“君子好逑”。   而决然决然地放弃这三千苦恼丝,是在参与工作二年后的初恋失败中做出的决定,那时有种似壮土断腕的绝裂,有种似宝玉已碎的凄凉。此次的短发跟着着我,一路从乡镇走进都会,又从只身走进二人世界,直至女儿上小学时,我才又留起长发,算下来大概已有十五年之久。   今忽然萌发出剪去长发的动机,幸好发了个朋友圈,获得清妍师妹好心的提醒,她的一句:长发好看。竟然和当年父亲的观念分歧,于是自己才惊觉,也才想起,父亲是希望我留着长发的。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