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寿辰,娘苦日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5-18 18:01 阅读:
  我迎你以浅笑,你答我以哭泣。   今年农历二月初十是女儿28周岁寿辰。28年前的早春二月赶上了倒春寒,气候比如今冷多了。我住在没有暖气没有烟火的闲购置公房里,晚上冷得睡不结壮。迷含混糊中模糊感到肚子有一点疼痛。“或许是着凉吧,距预产期另有十几天呢”。我深思着。循着嘀嗒声我看了一下,才凌晨两点多。别瞎想了,睡吧!我使劲闭上眼睛。就寝这事就是这么奇怪,越想睡越睡不着。我就如此悄悄地躺在那里听着身旁一起一伏有节拍的呼吸。又一丝疼痛转瞬即逝。我瞄一眼时钟,三点一刻。左躺右躺平躺,辗转反侧都很痛苦,坐起来肚子顶着喘不过气,真希望一觉睡下,不要醒来。   我索性披衣起床,给自己灌了个热水袋,放在疼痛部位。有了温度好像有了依靠,我似睡非睡地数着羊群。犹如游丝般疼痛又来了。这已是第三次了。时针指向清晨四点。“难道真得过早报到?”这种异样的觉得从没有过呀!而且很有纪律,三次间隔一次比一次缩短。宝宝的尿垫还没准备好,小褥子还是半废品。如此一想我躺不住了。看看睡熟中的他,不忍心惊醒。我穿上厚厚的棉衣蹑手蹑脚开门,顺着单侧走廊路过两个房间来到我做饭的房子。翻开灯,找出做了一半的小褥子,站在地上,就着书桌缝了起来。一边做着活,疼痛一边袭来。做好褥子之后又做了四五个尿垫。“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老师排闼进来。我告知他工作的原委。此时东方欲晓。
  从清晨到拂晓,从游丝般不易发觉到疼痛明显,从间隔长到间隔短,各种迹象讲明:就要来啦。   没记得吃早饭就去了医院。住院前的各种惯例检验完毕,已是上午11点了。医生要求留院。我想回来洗个澡,好在医院间隔我的住处仅有一站之远。征得医生同意,我忍着疼痛走着回家了。疼痛一直在继承,我急忙吃了一碗老师做的鸡蛋面,没等我把头吹干,午饭全部吐了出来。老师见状容不得我磨叽,拖着我送回医院。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了。尽管疼痛加重,但主任医生见责不怪,似成竹在胸般淡定。她让我在楼道内不停地走动。我咬牙对峙着来来回回,逛逛停停,一直走到太阳西下。立时要上班了,我再也对峙不住了。主任一声令下,我进了产房,上了“法场”。   一声哭泣,如释重负!终结了全部的痛苦和疲劳。   回到暖融融的病房,看着窗外鹅毛般飞扬的春雪,我久久平静不下来。   你来了,雪来啦,就叫雪莱吧!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