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山花来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5-18 18:00 阅读:
  鹦鸽的山花又开始烂缦了。   每一年,在山花辉煌的时节,无论生活和气候是晴是雨,心情总愿轻松忧伤一些。瞭望远山,一抹一抹的山桃花、杏花、李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竞相怒放,各展妖娆。这些个性自我的花儿,历经一个冬季的历练和等候,一旦春阳渐暖,春水渐融,便不待燕子蹁跹、斜雁成行任性而为的绽放了。   被高山隆冬封藏了一个冬季的人们,在某个艳阳融融的中午漫步时,不经意便瞥到了她们的艳影:“呀,花开了”是的,花开了。一朵,一枝,一树,一团,一大片,很多片……挤满了向阳的山坡,粉白、乳白、干净彼此映衬,次第绽放。   那年花开时,我们刚来这里,一睹山花的盛况,喜不自禁。没有晚自习时,我们三五相约踏春漫步,在山路上洒下一串串欢笑、讥讽的声音;我们一起在颤微微的吊桥上奔跑、跳跃、喊叫拍照,一起在满是圆石头的河岸泼水玩闹,望山呼叫反响;一起拿着塑料袋、小瓶子捞河岸浅水处的鱼苗,然后一次一次的放生;一起欣赏牟家坪别样的西式设想,一起在神秘的上帝教堂,观赏信徒们虔敬的祈祷;一起寻一片旷地,在枯草干叶间寻找新冒出的嫩苜蓿,跪着、趴着、蹲着用各类姿势掐苜蓿,手被硬枝划破、鞋被泥土潜匿又有甚么呢,总比不上我们在山桃树下拎起小袋子中满底的苜蓿冲伙伴说:“看,我掐了这么多”说话时的眉飞色舞,好像是做了一件非常非常了不得的工作。   落日将落时,我们彼此呼唤,看着满裤子的土和泥,倒都是无比高兴的。斜阳将山花和我们的脸染成金色,一路热情的山花顶风摇曳,我总要悄悄折下几支含苞待放的花枝,藏在宽大的衣服里,遮遮掩掩。身为老师,爱花,爱美,却也怕被人指摘。   回到小镇,夜幕就已降临了。鹦鸽小镇的夜晚来的很早,街上三三两两的人行色渐渐,商号早已封闭,只有几家勤劳的老板在服从,但也是大门紧闭,只瞥见灯光渗了出来。氛围里有时飘过烟味,我对这种味道很熟悉。小时候,妈妈烧炕时老是坐在小板凳上抱着我,红彤彤的火苗在炕道里翩翩起舞,我和妈妈的脸也被映的通红通红。我妈妈老是拿个长柄铁勺,倒些油打个鸡蛋放在燃火的炕道里给我炒鸡蛋,屋里一片黑暗,只有火光映着我们母女的脸庞,妈妈的脸上是宠溺,我满眼都是炒鸡蛋的香 ……
  看了这些文字,或许,你觉得乡村的生活满是悠游自在和满意吧,但,你只说对了一半。   你知其鹦鸽的街道里,哪里的灯是最终熄的吗?哪里的人是最终一个关上门,停顿工作,拖着疲劳的身躯走向无人等候的住所?你知其鹦鸽的拂晓是甚么声音叫醒的吗?   我知其,鹦鸽的夜晚,最亮的有两个地方:一处是黉舍,一处是镇政府。   鹦鸽的校园,夜晚九点,各个课堂依旧灯火通明,讲台上是耕作奋战的老师,课桌前是心怀将来的孩童。师生相遇是一场缘分,是一场不愿孤负的缘分。我在楼道瞥见一个个抱着书本满面疲劳的老师,一进课堂满血回生,没人知其晚自习后校园的夜何等静,没人知道她失眠到几点,也没人知其他从学习楼上几点加班回来……   从此,我因任务常常在夜晚要穿行在鹦鸽街道上,春,夏,秋,冬。。。。。。发觉在鹦鸽有一群和老师一样服从夜晚的人。昏暗的路灯下,我骑车穿行时,镇政府里老是灯火阑珊,大门敞开。一直我都很疑问,这个地方应该和街道一起睡了啊?直到很多夜晚,都遇见加班晚归的人们,才豁然开畅:哦,原来另有你们。一个个方案,一次次集会,一个个成绩想必都凝结在挑灯夜战的灯光里。不禁一笑,真好,守着乡村之夜的不只是老师。   这些,想必夜晚未眠的山花也曾目击过。   今年,旧地又见山花开,初写文时物是人非的慨叹,此时已经烟消云散。不做伤春感念的女子,我们留存最美的记忆历来不是为了引出感伤。路过皆是景色,春光美妙,山花依旧。   我们,且行且珍重。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