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说爱情不回来了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3-13 09:09 阅读:
据说爱情不回来了
  此时的南边,一狗雨,满地枯黄的落叶,即使在众知的初春,也总会让人误认为这是秋景。而过去那时的北方,春来了就是来了,那里没有枯叶,只有新生的初芽。   所以说,时过了,境迁了,一切其实不会总逗留在你用圆规画圆时的那一点,即使是反复累加的圆。你瞧,就连一片小小的叶子,也难以逃脱已经被认证的真理,叶落无心,不分年月。   在他走后的第234天的清晨,站在窗前,阳光微露,穿过枝桠,透过玻璃,一束束,定格。时光不浅,记忆长存。   清晨大姨妈的疼痛记忆犹心,耳朵反复地冲洗着他最喜欢的《When You Are Gone》,好像如此自己便有了麻醉剂,健忘疼痛,安稳入睡。   其实否则,过去像片子,一幕幕闪现。未知的疼痛仍旧在继承,如同蛊一般深邃入骨,慢慢吞噬着呼吸,见缝cha针,无孔不入。   歌词依旧没有被我故意铭刻,害怕今后再无新意。歌调仍旧没有被我学会,担心今后厌倦。这首歌一直被放在手机的最喜欢列表里,担忧缅怀他的时候摸不到踪迹。   在夜深人静,而风落雨起的夜里。白日忙碌的人都安稳睡去,在黯然无迹的手机里的一个人的分组里,还明灭着异国他乡的他可爱的人头像。   点开了无数次对话框,最终关掉。手指打了无数个字句,最终删除。翻看了无数次资料,最终返回。   人生的爱情没有手机操作这般容易,不是关掉就能够刹住缅怀的车轮,不是删除就能够抹去记忆的痕迹,不是每次想回头就能够找到来时的路。   人生爱情也不是网页上的复制,粘贴,所以,没有谁能够任意取代了谁,这就像不能将就,固然听别人说走得地方多了,看的景色足了,就不非谁不能了。   人生的爱情也不是像页面革新了,就能够回到原来的那一刻,即使页面相同,网页的最低端的时间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你,过去了多少秒,多少分。过去了,就是过去了。即使自己忽略,时间替你铭刻。   疼痛如泥沙,俱下。缅怀如热浪,狂热。记忆如雷雨,狂啸。   我想起了和他初遇时候的场景---于某个阳光亮媚的清晨碰到你,便碰到了我自己。   那时候的七月是慵懒的,气候是湿热的,篮球触不及防地飞跃而至,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脚上,横目抬起头,穿着活动套装的男孩儿,迫切而又柔和的目光,反照在了我的虎魄色里。他,满头大汗。而我,羞红了脸,健忘了脚面的疼痛。在未知的法度里,我们各安一隅,独自发展。孤单久了,内心就造成了铜墙铁壁,认为不会等来土崩瓦解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不再各安天命,而是相言甚欢。
据说爱情不回来了   我想起了和他漫步时候的画面---满身的花瓣像下了一场雪,多想和你走着走着不谨慎就白了头。   那时候的每一个晚上下了自习课,都会看到他推着自行车站在学习楼大门口,高高的身躯,举着棒棒糖,对着人潮大声喊“我在这里”。所以那个时候没有担心过他会丢,因为他说“为了让你找到我,我总会站在显眼的地方。”朦胧的路灯下,一大一小的影子,被渐渐地拉长着。我们互相不说话,嘴里吃着糖偷偷地看他酷酷的侧容,内心扑通扑通。而他总会扭过火,眼睛像月牙一样,我落在了他的深邃的眼眸里,吹佛了秀发,醉了风尘。   我想起了自己过去姨妈痛的时候---那时候的天空很蓝,有风有阳光,另有你和我。   那时候,他总会骑着自行车,载着我,穿过大家冷巷,他一路上唱着《When You Are Gone》。脸庞贴着他的后背,xiong腔的声音穿过耳畔,每一个音符吹起了发丝,宽慰着心灵,健忘了疼痛。歌声吹过顶峰,温温热热,缭绕在心底。(星辰美文网wwW.mEIWEN1314.cOm)红色的球鞋安静地址着空中,他停下自行车,扭头看向睡意朦胧的我,我听到他说:乖,摸摸头。他会带我逛完都会里的每一个书店,他的笔记本扉页如此写着:蜗居在书吧里,没有任何哗闹嘈杂,渐渐地没了防备,内心沉静便不敏捷。反光镜里,我看到你娇小的身影蹲坐在地上,粉色的调调,萌萌的发型,头发自然散落。书看着你,掀动着你的手指,一句一字读你于心。有时的小皱眉,小嗫嚅,便在我心上空添了几道褶皱。 你专心的模样,就像不会老去的韶光。以至于从此总能觉得到他的身影藏匿在书角回眸的地方,但余光总达不到他在的地方。   ……   我想起了和他分别时候的画面---微凉的氛围,琢磨不透你的气味,就像肉痛的呼吸,不能自已。   男生生成具有一种气力---冷暴力,它真的很冷,不仅迷离你的双眼,消磨你的耐烦,而且解冻你的脾性,乃至冷入骨底,那时候的他突然说提了分别,便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。   发进来的信息,打进来的固话,就像从绝壁上丢下深渊的石子,shenru海底,没有回音。   秋季氤氲,清凉的季节,晚上多雨。我站在他的宿舍楼下,暮色渐浓,小雨淅沥。强硬的脸色,被雨水洗过,活泼入心。   终于听到了他要出国的动静。   站在机场,他关于我的出现其实不惊奇,他渐渐地走向我,几步的间隔,却像走了半个世纪。   一个月不见的他,好像沧桑了很多,他沙哑着声音说:乖,摸摸头。   拥我入怀。   那个拥抱仿佛穿越了起头,但轻率地收了了局。   我奋力地推开他说“给我一个来由,除了抱歉”。   他没有回覆我的问题,在我耳边悄悄说“不要等我,我不会回来了。”   他回身离去,我泪流满面,欲要追上去的时候,突然发现口袋里他的手链。   他曾说,他的最爱有两个,一个是我,一个就是它。   泪眼模糊,模糊了的身影在我抬眼眸的霎时无处可寻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的家庭要移民,他走了就不会再回来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各种抵抗,乃至绝食大病了一场,无果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故意采纳了冷暴力,是想让我由爱生恨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在那个暮秋的夜里望着宿舍楼下的我,心如刀绞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把最爱留给我,因为他想以此陪着我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在安检的拐角处,像个孩童号啕大哭。   从此知其了,他做喜欢的歌,成为了我最怕的魔怔,歌词早已写满了我们。   从此知其了,我们一路走,一路行,最终不谨慎丢掉了喜好,只余下一堆狭长的尖刺,恰似白骨累累。各种姿态地散落在空中,遮着不被阳光照到的另外一面。   这是想要潜藏那不为人知的苦与喜,悲与泪。   从此知其了,爱情里,你有太多的不得不失去,太多的身不由己,然后还要假装若无其事,坚不能摧。最终1个人在黯淡的角落里,敬拜着你们的过去美妙,过往痛苦和将来的遥不能及。悲喜交集地哭也好,笑也罢。   在这个清晨,氛围湿漉漉的,我们相遇在上一个季节。   再次,轮回到了那个季节,只是没有我和你。   因为据说爱情不回来了。   我在自己的微博里写到:   微凉的氛围   琢磨不透你的气味   就像肉痛的呼吸   不能自已   忘却着你在那里   几度絮罗唆叨地梦话   念起,铭刻   在不知其的夜里   等着走进你的轨迹   如此的无理   只能平生回想   他是下在我shenti里的蛊,有笑有泪。   旧事下了回想的蛊,苦甜俱杂。   回想下了理想的蛊,悲喜交集。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