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优美散文 > 我的爸爸

我的爸爸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3-08 10:03 阅读:
我的爸爸
  昨晚老妈在固话里说,爸爸的老人机只能够接固话,却打不进来固话了,挂了固话,给他微信充值了数分钟后,就接到他的固话,固话又能够用了呢!   爸爸61岁了,本来已经退休了,上半年单位又返聘他回来治理库房,老妈老是骄傲非常的给我说,你看啊!人一辈子就是要老实,结壮,老了都不愁没有工作!是啊,初中结业的父亲,因为爷爷去世的早,家里穷,兄弟姐妹多,就去北京当了8年的兵,复兴今后分派了一个底子医院的工作,记得小时候每次医院开完会,父亲就会恶狠狠的对我和弟弟说,好好念书,好好念书,不要像我一样,每次开会说裁员的就是我们这些没有文凭,没有技术的人,从小在我的内心父亲是一个严肃、不苟言笑的人!我从小就怕他,不仅是我怕他,父亲全部的侄儿侄女都怕他,唯独两个不太怕的,就是土哥哥,他是我们家属第一个大门生,另有一个翠表姐,我过去问她为甚么不怕老爸,她说她小时候,在老爸经济特别困难的时候,老爸给她买了一支钢笔,取了五元钱。   我的童年期间,基本都是在外婆家和三爸爸家渡过的,因为我家是那个时候最盛行的“半边户”家庭,妈妈要做农活,还要照顾比我小三岁的弟弟,父亲在离家十几千米以外的地方上班,只有休息了能力回家,我就只能被送外婆家,从小和他相处的时间少,所以小时候时候我特别不喜欢父亲,我总觉得他重男轻女的思想太严峻,对我太峻厉了,他基本不爱我,吃饭的时候掉了一颗米、走路声音太太(应为医院家属楼以前是木楼)或者是碗里的饭没有吃干净,……这些都会被批评!
我的爸爸   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家里碳火熄了,父亲只有带我和弟弟到外面吃饭,点了一份肘子,我和弟弟其实吃不下的时候,我对父亲说,爸爸你吃一口吧!从那今后父亲逢人就会讲这个工作,其实我到如今都不明白,他那时到底是高兴,还是忧伤呢!读小学的时候,我和弟弟都上街上念书了,父亲的永久牌自行车就成了我们家唯独的交通工具,每周末从故乡到街上念书的时候 父亲前面的怀里坐着弟弟,前面的位置都只能属于我,那个时候我是多么的想也坐坐弟弟的位置啊!街上到故乡的路上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坡,每次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父亲总会让我和弟弟下来走路,他要用很长时间很费劲的能力把自行车推上坡,记得,一次我发热了,在那个长长的坡上,父亲一直让我坐在车上,很费力的和弟弟推着我,那个时候才明白父亲是爱我的!   慢慢的我和弟弟长大了,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父亲也不在年青了,也慢慢不在像以前一样峻厉,老妈那年去成都带侄儿,我回故乡看父亲,掀开床单,父亲的工资全在下面压着,因为妈妈不在家,父亲存不来钱,也取不来钱,那段时间回故乡就是帮他,存工资,或者银行卡密码解锁,每次回来听见邻人半开玩笑的说:你爸呀,一颗白菜吃三天,心老是隐隐作痛。如今,每次带儿子回故乡,父亲总会拿出一两张毛爷爷,给侄儿和儿子去游乐场玩,这是我们小时候想都不敢想的待遇啊!   前几年,方才来巴中工作的时候,父亲每隔几天就会打固话给我,问我适应吗?会了吗?多学习,多领教,好好工作,一个如今连智能机,ATM机都用不来的父亲,因为前几年工作需要,每天戴着老花镜学竟然会了简单的电脑操作。   如今,我也“怕”接到父亲的固话,今天帮这个人挂个号,来日给这两个看病的老人带个路,今天帮张姨买个药,来日给李叔叔拿个通知……   前段时间,老爸迷上了麻将,妈妈很是苦恼,就给张姨“诉苦”,张姨说,你管不了,就给后代说噢!老妈“恐惶失措”的说:“切切说不得啊”,说了他们还会拿钱给他,支持他去打……   这不,今天又接到了老妈的“起诉”固话,(因为爸爸参军时受过伤)被评为了三级甲等残疾,如今每一年有国家的一笔辅助金,他要把这笔钱分给我的少数姑姑……   都说父爱如山,父爱是沉默的,我认为父爱如春雨,润物细无声,父爱,如大海般深邃而宽阔……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