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雨瑞雪走重阳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3-08 10:03 阅读:
秋雨瑞雪走重阳
  老朋友惠英夫妻俩刚从内地旅游回来,牛牛和娥子又因事要远去桂林,毛毛还要赶到深圳的大儿子家去住一时,另有谢青和喻礼与我们都是发小,虽都有忙于带孙的无奈与蜜意,但也都激情难耐……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情怀写真。尽管如此,却还要忙里偷闲,乘此清闲,联络了班里的几位抽得出身的同学,忙里偷闲地要在重阳节聚会重逢。   班长牛牛和建新十天前就踩好了点,定好了工人文化宫旁边的餐厅。算计着迈过公园,就到了园中的森林廊阁,水榭楼亭。那里曾留下过各位美妙的记忆,既能够重温逝去的光阴,又能够共享重阳节的温馨……   然而没想到确实是,金风伴雨接重阳,倾刻就洗去了菊花的一地芳香。接着竟是瑞雪纷扬。今年的重阳节竟在秋冬的交代中迈开了自已的行动。何故?我料想肯定是上苍为了来岁的万紫千红,过早了冬的收藏。在督促我们这些年近七十的老人们莫忘了蓄芳待来春。要准备好来岁的绽放,所以要尽可能地早一点。这不明显在对我说:莫道冬来早。   此刻的我不禁又想到了谢青最近发给我的微信,抵牾文学奖获得者周大新的长篇小说《入夜得很慢》的感言,内心难免五味杂陈。能否好好认真地驱逐落日的辉煌和暖和严酷的剩余韶光。是摆在我们面前相同的绕不以前的话题呀。   细雨冲刷着光阴的风尘,朦胧地出现起汗青的年轮。忆往昔峥嵘光阴稠啊,难忘上世纪的一九六八年,我们一个个都是如花似水、英姿勃发、十七八九的年龄。在严寒的三九天里,一夜之间就奔赴到了广阔天地,沙漠农村。摸爬滚打地渡过了多少寒暑,你记不清。从此又会聚在大山里的“三线”建立工地,为了与帝修反博弈,我们挺进了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,铺建秘密的机场大道工程,挖取拉运了多少砂石,你更记不清。只知道从日出到日落,从黄昏到天明…… 双手的老趼脱了一层又一层。工地上的混泥土搅伴机日以继夜,在长明灯下,整晚不熄,始终不停。搅伴了好多日月,又碾碎了好多芳华。使用到如今的战备飞机场都是我们稚嫩的双手铺成。从此虽几经磨砺打拼回城,但经几度艰苦,早已霜染两鬓。如今的爷爷奶奶,就是我们当年的身份。为了今天的相聚,今天这场雨雪,又怎能盖住我们的从容……
 秋雨瑞雪走重阳   我和妻住在昌吉,比大多数同学相对远些,便商酌好了要像小鸟那样,路远早出林。没想到第一个赶到的竟还是我们。这里另有一点需要申明,我俩其实比他(她)们低一至两级,按说应是学弟学妹,但年龄也相差无几,实属同龄。由于机遇和投缘,才有了半个多世纪的缘份,因而,我俩又老是与他们同行。于情于理,又好像总能说得清。可天道终归天道,我俩刚迈进目的地,就开始细雨蒙蒙。你信否?天道老是酬勤。   不一会,各位都接踵冒雨来了,看到我们竟惊讶万分,纷纷赞杨我们的守时取信。班长牛牛说:老熊和振华最远,还不是我们班的,但来得最早,我代表各位对他俩提出表扬欢迎,各位在今后的集会中,也要向他们学习,一副五十年前班长的架式和身份。不禁引得各位哄堂大笑不停。又说,杨静今天本来有事来不了,但办完事却又赶来了,这申明她把这事看得很重,希望各位也向她学习。相同把我们这个整体维护好。   各位都在互诉衷情,互相问好,问暖嘘寒,互诉近来的情景和生活中的不平,情到深处时竟泪水盈盈。固然都到了这把年岁,还是少不了有人老泪纵横。上山下乡至今整整五十年,逝去的青葱光阴始终铭刻在心。儿时的顽皮捣蛋,文革中的蒙昧,下乡的无奈,至今都历历在目。 谢青和喻礼,竟还前后分别拉着我妻,到门外走廊说悄悄话去了,都快七十的人,却还是当年那副脾气。   同庆对我说:上世纪六十年月时,我们多年青,如今我们都是老张老熊,想都不敢想呢。说着说着眼眶竟潮了,看来他也是脾气中人。我说,我孙子都上六年级了,我们又怎能赖着不老呢。   国华却风趣地说,今天开的是三八妇女节的庆祝会,来的十八人中,只有我们四个是男生。逗得各位笑声不停。我说,看来女生还是比我们重爱情的。而我们男生,则是偏向于理性的动物啊。   此时的餐桌劈面,竟传过来了几位女生的打闹声,要让以前的66一3班班长毛毛唱“两只山君”,随着轰笑声的不停。又看着这些当下的奶奶们,我乃至又找到了她们小时的模样和情况。各位情绪升沉,性致高涨,服务生都端上了酒席,各位竟无动于衷。终归不是五十年前了啊,换在那年月,定叫它有来无回,残羹不剩。   班长牛牛只得让各位满上酒水,碰杯祝福。并提议各位即兴谈谈各自的经历和感言,以及走过的人生。玉新说:我退休前在水泥厂工作,水泥里少不了要配石灰料,我朗诵一首歌颂石灰的诗吧,也好诉诉胸中的情。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猛火燃烧若轻易。粉身碎骨全不怕,只留清白在人间”。工作这么多年来,我就记得老师说的话:“踏结结实地处事,清清白白地作人”。博得各位一阵掌声。   建新说:我们六七一3班是个联结的整体,每次活动各位都能努力参与,因此也就很有凝结力,乃至不是我们班的同学都被吸引来了,我特感高兴和骄傲。尽管我们都是奔七的人了,但盼望一直如此维持下去。以维系我们同学间的情绪和情谊……   发言间,己有同学要求唱歌诉情,67一1班的贵贞和张英合唱了《一切为了谁》和一首维吾尔族歌曲,固然都是年近七十,唱得还是非常通畅,绘声绘色,优美动人,引得各位叫好不止。尤其那首维吾尔族歌曲,更是有肯定的难度,她俩都能努力唱下来,体现了对生活的喜爱和不改的初心。由不得我不感动。   喻礼是班里的文艺骨干,据妻说,儿时每每班里开展文艺活动,她都是领头雁,特别是小时候领唱《十送红军》,她至今都历历在目。尽管如今四个孙儿缠着,把家都办成“托儿所”了,仍旧痴心不改。我有幸明白了她的风度。她邀我同的唱《天边》,我也尽力和之。愉悦之情难于言表。   尽管各位的歌声此起彼伏,毛毛还是不去唱甚么《两只山君》。在各位的的蜂拥下,余下的几位女声便共唱了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》,她们唱之和之舞之,体现了那个年月的人们对毛主席的深挚情绪,不禁令人动情。   数曲完毕,同学们要我来曲口琴独唱,我因班长通知时就对我有要求,算是有备而来,也就顺势从命。一曲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曲及变奏曲,也带各位走入了那个期间的风云……   班长牛牛深谋远虑之后,谈起了她避谷排毒的进程和她的养身经,既深入浅出又举例申明,希望各位也象她一样器重养生,努力短命,过好余生。国华风趣地说:“何仙姑发言了,各位要认真地认真听”。有同学却说,我才不干呢,如今这么多好吃的为啥不吃?引得各位的不停笑声。你言我语,精彩纷呈。我却觉得世上的道理本来就是五颜绿色,虽没有人能说得清。但肯定经谓总清楚……   楼外,雨打窗屏。街上行人撑着五彩的伞花,虽脚步渐渐,却开得如萍。他们能否知道,这室内有一帮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,笑语如珠,乐极情浓。我不禁思绪万千,遥想颇颇。风雪啊,你为大地母亲倾泻了好多玉液,光阴啊,你又摇散了好多雷电风云……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