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感悟生活 > 蜗居期间

蜗居期间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2-28 09:49 阅读:
蜗居期间
  整日的呆在家里,六七年了,只和各种婆婆妈妈的琐噜苏碎纠缠,应该算是蜗居了吧。   其实,我是“探索孙,”两个孙子的爷爷。人说“好有福哟!”有福吗,我觉着也是。   每天,早上五点钟起床,做完不能不做的事项,大概五点半出门,到翡翠湖漫步一圈。因为,漫步是必须的,这是一天的起点。我须要吐尽一夜的浑浊,饱餐一顿新奇的氧。   六点多,抵家了,快点把家里的卫生搞一遍,接着吃早饭。七点十五分阁下,从家里动身,十五分钟赶到儿子家。本来,像我们如此的独生后代家庭,是能够和儿子、儿媳妇在一起生活的。可是,生活也要与时俱进,要给孩童们一个空间,盼望间隔发生美,但这间隔又不能太远。于是,父子两家的房子,买在相邻的两个小区。这两个小区也就一路之隔,直线间隔不过两百米。然而,各有各的围墙,各有各的物品南北门。绕过来,翻过去,差不多两千米。我紧赶慢赶,弄得满身是汗,才得以不误大孙子上幼儿园的时间。   这时,大孙子才方才起床,正在刷牙、洗脸。二孙子己在学步车上,在客堂里四处乱窜。我一进门,就如同救星到了。开始是大孙子叫开了:“爷爷,快来帮帮我!”   二孙子,则是一脸的憨笑,依依呀呀的直向我扑来。我立马放动手中的一切,抱起二孙子,再去干涉一下大孙子。此时,大孙子牙刷完了,脸还没洗。我一边督促他快点,一边看儿媳妇的早餐做得怎么样了。   大概七点四十五分,大孙子自身的事差不多了,儿媳妇的早餐也基本就绪。我能力将二孙子交到儿媳妇的手上,领着大孙子上幼儿园。   这一路上,小家伙很少会爽爽快快的,老是这事那事的问你一大堆。固然,一个五岁的幼儿园买办生,即使有再多的问题,只要说得不离谱,他就信认为真了。   不到八点,到园了,如果顺利,马上就能够分开。当然,一般都是顺利的。   再回到儿子家,将二孙子抱出来,透透气,晒晒太阳。这孩童虽未满周岁,却懂了一些事,知其谁是他的亲人,知其谁会抱他出门。如今抱他出来了,那个高兴劲是不能言说的,两只嫩嫩的小手总在我的脸上、嘴上拍着,摸着。我一逗他,肯定是格格地笑。   抱他出来玩,也需要有惹起他高兴的事。大孙子的幼儿园就在小区里,这个时间点,应该是吃提前餐,正在院子里做早操。我便将二孙子抱到幼儿园门口,看孩童们的早操。大孙子自然也在其中,即使不能过来和弟弟拉拉手,看到那末多的孩童,那种氛围,二孙子也高兴得手舞足蹈。两只小腿乱踢、乱蹬,好像也要下地,跑到他们之间去,和他们一起乐。   这个时间段不会很长,八点四十分阁下,他瞌睡了。因为,他早上四、五点就醒了。对他而言,今天的第一觉快到时间了。   八点五十分阁下,我抱他回家。我们进来的这段时间,儿媳妇完成了早餐,搞完了家里的卫生,乃至做好了中餐的准备工作。二孙子交给她,就是侍候他就寝了。   九点阁下,我分开了儿子家。但事情还没有结束,我还要去拿菜。我们门口开了一家叫“呆萝卜”的网店,能够头一全国单,订第二天的菜,第二天定时去拿即能够了。今天,儿媳妇若是订菜了,我必须去把菜拿出来,再送过去。如此,只能在十点阁下回到我自己的家。   这个时间点,太太到老年大学上课去了。太太个性强,处事认真。所以,我鼓舞她去学书法,学京剧。本来她对书法不感乐趣,但生成有书法的悟性,才学了两年,身手日臻成熟,眼看着就要成“家”了。她从小就喜欢京剧,学起来很投入,前进较快,自然也很愉快!固然,我的本意是希望她通过练习书法,唱唱京剧,能够修身养性,并没有想着要成名结婚。   十点半,我开始做中饭。要说做饭,我可是十足的门外汉。以前的几十年,我除了上班工作,家务事一件都不会,更别说做饭了。太太也要工作,还要照顾这个家,要管我和儿子的吃喝拉撒。长年的劳累,不肯定的折腾,弄得一身是病,健壮情况不理想。如今,我窝在家里了,若是不能做些甚么,给她一个轻松结壮的情况,其实于心不忍。固然我甚么都不会,但从头理论,慢慢来,一切都试着做,总会有劳绩的。
蜗居期间   一直以来,我们的生活都很简单,饮食以清淡为主。做饭到也不复杂,早餐大多是稀饭,中餐只要两个素菜即可,晚上一般不再做新的,中午余下的热一热,或是弄点面食甚么的就解决问题。一个礼拜,乃至两个礼拜,或煲个汤,或搞一顿荤腥,改良一下生活,更主要的则是给儿子、儿媳以及孙子们增加一些营养。凡是要弄这些,还是太太亲身动手,我的技术还上不得台面。   不过,再容易的一顿饭,也要一个多小时。煮饭好办,米洗好,放进电饭煲,不用管它,到时开锅就能够吃。可是菜,哪怕是两个菜,洗好,配好,切好,到下锅烧好,是需要一个进程的。   十一点半阁下,太太放学了。她一进门,恰好是开锅饭。太太能吃上一口热的,没有了抵家还是冷锅冷灶的狐疑,内心头是敞亮的。所以,她一边吃,一边夸我:“嗯,这饭比我煮的好吃。菜也炒的不错,清清爽爽,可口!”   这是她在鼓舞我。我暗自好笑,好吃欠好吃,能不知其!   十二点今后,太太需要睡一觉,起床后惯例是习字,或是做一些必要的家务事。我不喜欢睡中午觉,只爱躺在沙发上,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想着苦衷。有时,看着、看着,睡着了。可是,像如此看着电视就能够睡着的时候不多,大多的时候只是看电视。突然,有灵感了,取出手机写上几句诗,写个漫笔甚么的。一个中午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。我的绝大多数作品,都是在如此的状态下写成的。固然,仅仅是初稿。   十六点阁下,我又得起程,从家里赶到幼儿园,接孙子放学。或许,我孙子太淘气。或许,这个年岁段的孩童们都一样:爱玩。   十六点半,孙子放学了,可不情愿回家。也可能是我这个爷爷侍候孙子的方法有问题,只是随孙子的脾气,任意的玩。回家的路,固然只有一二百米,边走边玩,却要走一个多小时。   有一天,我看孙子骑着带辅助轮的儿童车,觉得那辅助轮的作用己不较着,便将辅助轮去掉。我认为没了辅助轮的儿童车,孙子可能骑不了。没想到,我把他扶上车,他歪倾斜斜地扭了几下,骑走了。固然,觉得有点惊讶,到也是预料之中的。如今,最高兴的不是我,是我这法宝孙子。他好像觉着自己已经长大,能骑车了。能骑了,就想上路,就想向家长一样以车代步。固然不成,可是他骑车的瘾大增,时时都想骑。我只好容许他,每天晚上放学后,带他骑车。我骑我的车,他骑他的车;我走外围,他走内侧;我在前面,他在前头,在小区内的骨干道上转圈。我一边骑着,一边盯瞩:“靠右行,扶稳了,眼看火线。”   就如此,只要有空,我晚上都会带他在小区里转几圈。引得很多路人旁观:“哟,这么点大的孩童,敢上路了!”   十八点阁下,我们回家吃晚饭。饭后,我抱过二孙子,跟他再作一番周旋。儿媳妇收拾好了盘盘碟碟,桌上地下都弄洁净了。再给大孙子洗洗涮涮,就寝前的一些必要的噜苏差不多妥妥当当了。好像只有到了此时,我的一天能力告一段落。   没完。礼拜五是周末,第二天,大孙子不用上幼儿园,为了减轻儿媳妇的负担,我将大孙子接去,和我们留宿。不成想,让大孙子觉得分开了爸爸妈妈的视线,有了解放似的愉快。每一个礼拜就盼着礼拜五,晚上能够跟着爷爷跑了。有时,我和她奶奶有事,不能接他。他不高兴了,说:“这不公道吧,我从礼拜一到礼拜五都上学,就两天不上学,还不让我跟你们就寝!”   我和她奶奶都笑了,只要不是特殊情况,礼拜五就接他。   另有礼拜六、礼拜日两天的活动。   为了不让孙子输在起跑线上,今年给他报了两个课外乐趣班,一个篮球班,一个英语班。根据老一辈人的思路,这么小的孩童打篮球,是不是早了点,能行吗?孩童是小,才上场时还真的不行。可是,几场下来,稚嫩的双手,还真的就拍起了那浑圆的球,还真的就破了“小”的记载。   每一个礼拜六、星期日的上午我都领着他去篮球馆,他在场上,我在边上;他在活动着,我在闲着;他在流汗,我在发愣。可是,他一每天前进着,我便一每天愉快着。   礼拜日下午,我送他学英语。于我而论,英语离得很远,懂不明白,没甚么大不了的。于我孙子他们这些孩童来说,关系可就大了。将来,他们的世界,可不仅仅是中国,而是环球,乃至外太空。不明白几门外语,特别是英语,生怕就是睁眼瞎子。而今的这些课程,固然费用吓死人,但讲课的方法还是分歧于惯例的。几近满是小班学习,一个班也就八九个人。既有中籍教员,也有外籍教员,能够干脆用英语对话,孩童们的感知、体悟都分歧凡响。课堂里全都安装了摄像头,家长坐在休息室里,课堂里的一举一动,能看得一清二楚。所以,孩童放在这里,甚么都不用想,就等着下课回家吧!   一日,一月,一年,我在反复的行动中走着。   每天,每一个时段的时间,都不能错了,只能早,不能迟。要说不辛劳,那是假的。可是,我愿意这么做。这就应了那句盛行语:累着,并愉快着。   然而,我的亲戚、朋友们,有人认为我不该这么做。孩童结婚立业了,就得承担,要承担起家的全部责任,怎么能让爸妈继承劳累呢!已是花甲之人了,要考虑的是怎么过好自己的每日、每时,何须老是费心孩童们的事!   若就个人的悲惨来讲,退休后,过好自己的每一天,没甚么说的。可是,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,不是生活在真空中。不怕爸妈,也不管后代,单纯的过日子,能过好吗?   女人们最会谈话,只要有两三个人的存在,有时间,有机遇就聊,天南地北的聊。可是,聊得很多的,不是公公婆婆,就是店主的男人,西家的女人。聊公公婆婆的,怨恨多于感恩。怨恨爷爷奶奶不带孙子,爷爷奶奶偏幸,等等。   如今,我们也是公公婆婆了。如果,我们只考虑过自己的日子,不管儿子、儿媳妇的家;不管孙子的冷热、饥饱。儿子、孙子不能将你怎么样,可多少年后,又将是一个怨恨的翻板,又将给下一代,乃至下下一代留下一个不朽的话题。   将来,我不怕孩童们怎么看如今。今天,我只想做好力所能及的事,尽一个爷爷应尽的责任和任务。上半生未能给爸妈、太太多一些关心,下半生再不能为儿子、孙子做点甚么,那将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。如果可能,让那一代又一代聊下来的怨恨,在我这里终结。将是我的荣幸,哪里另有辛劳可言!   有时候我也想,进来逛逛看看,透透气,换换心情。可是,当看到儿子、儿媳妇那难以启齿的神志,两个孙子恋恋不舍的拥抱。我就是再想进来,也不能走了。好在亲家能够明白我们的苦衷,只要在合适的时段,真的想进来了,亲家母便过来呆几天,和我们换个班,让我们能够清闲几天。   然而,认真的进来了。或是飞越千山万水,饱览无尽的壮美与繁荣。或是窝在某个古村里,躲开了儿子、孙子,躲开了世间的哗闹,独自享受一种久己神驰的舒缓、宁静、宁静的时候。却老是被一种莫名的挂牵/挂念与孤单所困扰。直至,难以放心。   有人说我没有朋友,没有“场子,” 没有活动,就只能在家里侍候孙子。要说我没有朋友,还真的就没有甚么朋友。如今社会,物欲横流,甚么样的人都有,就是没有真正的朋友。特别是,彼其间不看声誉地位,不计算款项,能够推心置腹的朋友,基本就不存在。要说一般朋友,多如牛毛。认识的,不认识的,只要一句话,或者一个容易的联络,就能够说:“我们是朋友了。”   如此的朋友,我有很多。互相之间,也会有很多来往,很多活动。可是,能交心,有承当,能够共磨难吗?如此的朋友,我宁肯不要!   无论是不是朋友吧,约我出门也是有的。某个协会约我去参与一个活动,某个公司的甚么会约我到个场,某个论坛约我挂个名,某个人在甚么地方约我去一起喝个大酒,等等。那是因为我的头上另有几顶帽子,好比:理事、会员、编辑、版主之类的。这些物品对我而言只是一片浮云,人家邀请,看重的不是我有多高的水平,而是看中了我的“红旗。”因为,我的“红旗”能够开道,能够撑门面,还能够捎上少数人。固然,这些邀约,我能赴约的只有十之二三。可别忘了,我还是“探索孙”哩。我的两个孙子,是我生命中最关键的一部分,我可不轻易出门哟!   人生光阴,有激情万丈的篇章,也有孤单无语的片段,全部的苦辣酸甜都需要履历。我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风雨雨,既没有刺眼的辉煌,也不曾有过不堪回忆的魔难。平民百姓,只希望永远过着清淡而又愉快的日子。   回头看,如此的蜗居光阴,挺好的,我愿意一直蜗居着。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