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花堪折直许折,莫待春尽与君别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10-29 10:48 阅读:

  春光,杨眉,花何价,风未眠。

  经由了冬天漫长的无聊,终于能够出来晒一晒太阳,伸一伸懒腰了。和风不眠,一夜吹醒了若干入梦者,此地向东,樱花兀自开着,试问闲云赏花何价,珞珈山下作无价。三月,是个让人遐想无限的季候,寻一处好地方,赏花,游玩,甚好。

  东风十里不如你,我盼你笑魇如花,让凡间所有的芳华尽失了颜色。我若何选择在一个樱花盛开的季节把你想念,或许你也是喜欢樱花的,或许你也在想念一个我,可那个我或许不是我。最美不过花开,最痛不过花败。花开易见流浪寻,阶前愁煞葬花人。红楼梦中的葬花人终是悲惨的死去,即使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恋爱,可花终有落,人终有死,至少留一抹惊艳于凡间。

  樱花雨落惊红袖,何日再见葬花人。赏花人何其多,葬花人又有少数。时过境迁,穿越时空去悲叹一世痴情,斯人已矣,便只恨:年年事岁花类似,岁岁年年人分歧。

  春天是属于花的,爱花之人确是心疼花的,若是你爱她,有何必提前去竣事这属于她自己的光辉呢?

  此花堪折直许折,莫待春尽与君别。再过不长时间,我这里的花便开了,天气也渐晴明了,忽的一下便想到,你那边呢?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