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柳望月|一碗月色,今夜端给你喝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10-22 09:26 阅读:

  女人节,在七峰山上的迎客松下,他拍了一张照片:黑褐色的枝干上系满了红色的平安带,我穿一身黑衣,一双黑红相间的活动鞋,系了条红色丝巾,坐在迎客松下的大石头上,笑得失了态,大眼睛成了一条缝。他把这张照片奉为满意之作。我配上一句:女人节,被你们宠成幸福的模样。发朋侪圈之后,小窗立马有动静传来:你的笑容背后,肯定藏着一个很美的故事,讲讲吧!

  伶俐的你,可爱的你,仅一个失态的笑容背后,能有甚么故事呢?

  我看着照片中傻傻的女子问自己。

  此时,初春的夜,月模糊,鸟模糊。我带着耳机听苏芮的《牵手》。

  我的窗下有一碗月,好吧,好吧,我把一个平清淡淡,水一样的故事放在碗里,今夜,端给你喝。

  多年前,春天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,乡间一条小路上,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在追逐嬉闹着向前跑。我落在了前面,一个穿白衫的小男孩朝我跑过来,牵着我的手,叫着我的名字“月儿,快跑呀!”不记得小男孩的容貌,只知道他是邻人奶奶家的小客人,我们牵动手,在月光下康乐地跑着,笑着,风中弥漫着花卉的味道。

  天真烂缦的童年,那个夜晚是我最甜美的记忆,它很多次出如今我的梦中。有时在梦与理想之间,我竟区分不出,它是理想中一个真实的画面,仍是我小时候做过的一个梦。

  韶光流逝,许多的记忆都被光阴的烟尘埋葬,童年的记忆也在时间的洪荒里渐行渐远。当年代下牵手的画面,也被光阴的风雨漂洗得恍惚不清了。直到又一次偶尔的牵手,才又一次叫醒了记忆。

  那是上中学时一个有月亮的晚上。

  晚自习的时候,记不清甚么原因和我的同桌发生了抵牾,同桌是一个桀骛不讲理的男生,把我的教材和书包从窗户扔了进来,在学习楼下散了一地。天生荏弱的我,除了流眼泪,竟不知若何是好。这时,一个穿白衫的男生冲过来,狠狠揍了同桌一拳,“欺侮女生,还同桌呢,害不害臊!”

  在同学们的一片指责声中,桀骛的同桌满脸通红,低下了头。那个男生转身激动地牵着我的手,“走,我帮你捡教材。”

  来到学习楼下,抬头瞥见天上的月亮,童年的那个画面渐渐浮如今眼前。月色如当年,只是人呢,已海角远了吧?望着眼前牵我手的男生,恍如又回到了童年那个初春的夜晚。只是,童年时那个牵着我的手在月亮下奔跑的小男孩,容貌模恍惚糊,可站在我面前的男生,是我认识的同窗三年,沉静无言,坐前后位的同学。

  或许,童年的记忆只是一个梦吧。

  几度山花开,几度潮水平。一转眼三年过去了。

  守望爱情的季候,心中老是一片茫然,一片失踪。童年时牵手在月下奔跑的画面,和中学时那次偶尔的牵手,还会时时地浮如今眼前,好像总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等候······

  几年后,又是一个月色如酒的初春的夜晚,邻家小姑跑来告知我,奶奶给我介绍男朋侪,是她的远房亲戚,卫校刚结业,明天坐车走,今晚必须见一面的。

  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站在月光下,站在乡间那条认识的小路上,氛围中弥漫着花草的味道。一个生疏而又似曾了解的穿白衫的身影泛起了,“老同学,终于碰头了,你还好吗?”

  老同学?真的是老同学?时间好像凝固在那一刻,恍然如梦。原来奶奶给我介绍的男朋侪,真的是中学时牵着我的手,帮我捡教材的老同学。是激动?是欣喜?仍是······我垂下头,竟不敢正视他热切的目光。

  几年来,心中在朦朦胧胧地等候着什么?岂非,岂非就是在等候这一刻的到来么?

  他忽然牵着我的手,在小路上跑起来,边跑边喊“月儿,快跑呀!”

  一样的月光,一样的小路,真的又回到童年的画面了吗?我停下脚步,有点渺茫地问:“是在做梦吗?”

  他深情地望着我:“傻丫头,怎么会是梦呢?你都忘了吗?小时候,在一个有月亮的夜晚,我们牵动手,在这条小路上一起奔跑?你忘了吗?中学时,我牵着你的手,帮你捡教材?”

  我怎么会忘呢?怎么会忘呢!如许的画面在我的记忆里泛起太多次,在我的梦里泛起太多次。梦与现实,竟让我区分不清。

  “上中学时,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?”我停下了脚步问他。

  他笑了,“是的,上中学时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认出你了,左面颊一个小酒窝,一颗小虎牙,眼睛里总罩着一层淡淡的忧郁,印象很深的呀。”

  “那为甚么不早告诉我?”

  “那时在咱们班,你结果那么优秀,又那么漂亮,我老是补考,又相貌平平,怎么好对你说?"

  “中学毕业后,我上了卫校,同班的一个女生常给我写信,在生涯上照顾我,乃至把她的名字刻在我的书本上,我回绝了她,因为在我的内心,不管是月光下的小女孩,仍是中学时的小女生,你都占据了我的心,我要牵着你的手,平生一世,风雨同行。”

  月下,他的白衫映衬着他一脸的热诚。我无语掩面。

  他牵着我的手,在月光下渐渐地走。泪水在我的脸上静静地滑落。堕泪的感觉好幸福,被他牵手的觉得好温暖。

  守望爱情的季候,我收获了奇丽的爱情。

  今后,他牵着我的手,走过风,走过雨,走过日暮黄昏,走过一个又一个有月亮的夜晚。光阴沧桑,韶光薄凉,唯有这种牵手的觉得,一直如春天般暖和。

  没有风雨躲得过

  没有坎坷没必要走

  所以放心地牵你的手

 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

  今生牵了你的手

  来生能否还要一起走

  ……

  我的故事讲完了,苏芮的《牵手》还在耳边蜜意地唱着。

  初春的夜,月模糊,鸟模糊。也许,这碗融进月色的故事,你已饮尽。

  还寒时节,愿读到这个故事的你,抱一怀温暖,浅笑着入梦。

  我看着照片上那个笑得失态的女子,道一声:幸福的小女子,晚安!

  依柳望月,“墨清闲语”文学微刊编辑。

  阡陌红尘中,安平静静行走的一名简简朴单的女子。眼中有情,心中有爱,喜欢在文字的墨香里安放一怀愁绪,呼应着陌上花开,远山日落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