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推荐人:日光倾城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5-05-21 19:38 阅读:
  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  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  ——辛弃疾《青玉案,元夕》

  风雨已过年华,往事已随风飘落。华丽的青衣,演绎了这一生起落浮沉的故事情节。今生没有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夜饮琵琶马上催。”的豪气和胆识;也做不到白衣素雪,仗剑天涯,斩尽世间善恶的萍踪侠影。我是一朵莲,注定要回到佛的身边,赴与佛五百年的约定,无论是否看透,都应按时抵达。在焚音中洗去尘世的铅华,转动轮回的经筒,度脱众生。

  世间万物,花开花落,皆有定律。人的生命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已注定了将来,不管你多么勤劳,多么辛苦,也只能更改途中的酸甜苦辣,结局始终如初。许多得道的高僧,他们虽已参透命运的玄机,也只是从容微笑的面对。世间百草千花,生命从来都是独一无二,没有谁可以去将人生再走一遍,因为生命只有一次,完了也就结束了,无法像花儿一样,今年谢了、来年还可以再开。我们能做的,是好好珍惜这仅有一次的人生,不求叱咤风云,名留千古,只要不虚度光阴,任年华无端老去,就算是一种圆满。

  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”他的一生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,注定要驰骋疆场,马革裹尸,才不会枉费,能工巧匠日夜兼程的打磨。宝剑配英雄,玉簪配美人。他是宝剑,也是英雄,所以他的内心,从未停止过逐鹿中原,收复河山的壮志豪情。纵使他后半生过着隐居山林,闲情雅致的生活,但始终是人在山林,心在朝廷,一心牵挂着锦绣山河。如今虽已是清平盛世,再无当年的战火纷飞,但我们每个人的内心,都有属于自己的国度,有着流离失所,每天来去匆匆,为的就是能有一个平凡安稳的家,能有一段天涯海角爱情。

  有的时候,为了自己的小家,我们甚至不顾一切的去伤害他人,夺取他人的财富,破坏他人的幸福。而在词人眼里,小家碧玉永远不如国民安居乐业,山河破碎、风雨飘摇叫他如何能安心于自己的小家?他是英雄,他的生命是属于国家的,属于战场的,他宁愿剑断沙场,也不愿闲置家中,锈迹斑斑。一把锋利的宝剑,又怎会甘愿默默无闻?剑属于江湖、刀光剑影,铁马金戈才是它的宿命。

  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。”千古英雄项羽自吻乌江,不仅无言面对江东父老,更无言面对虞姬,他不仅没能许虞姬一世长久,一份安稳,还连累她同自己葬身涛涛江水!江水有情,不知道它会不会听到项羽的悲叹,让他来世做一个平凡的男子,守着妻儿,早耕晚织。也许它是听到了,只是似水东流,它也只能安于宿命,无法转身。每当下雨的时候,它会激起涛涛波浪,为她们感到不平,希望她们不要责怪自己的无情。词人没有那样刻骨铭心,惊心动魄的爱情。他把一生都付给了国家,他的心满是这破碎山河,连空出一片来滋养爱情都做不到。然而他还是动情了,不管是想以此寄托什么,他都动情了,只次一次,却感动千古。

  那年元宵佳节,他独自去赏花灯。香车宝马,千树银花。繁华的夜晚,他走在热闹的街道上,看见美丽的女子,带着各式各样的饰物,一个个姿态娇丽,嬉戏着从他身旁走过。于是他开始在人群中千百次的寻找,那个与他结缘的女子,始终不见她的身影,无意的回首,却迎来了那惊鸿的一撇。灵动的眸子,含着脉脉深情,飘逸的裙子,优雅的身姿,是那样的温婉动人。于是他们彼此相视一笑,牵着手,朝着花灯深处走去。天宇高挂着玉壶,明月的清光普照着水乡,鱼龙彩灯在清风中飞舞。一段金玉良缘,便在这良辰美景中,悄然开幕,散场时台下的看客,久久地不愿离去。

  我想词人与哪位女子一定是旧识,总觉得初见的相遇太过偶然,重逢的相遇才是缘深。假如有一天,你与心爱的人分手在这样明媚的夜晚,也有一次暮然回首的相遇,你是否愿意摒弃前嫌与她重新开始?若是我,我一定愿意,不是因为放不下,只是我深信,世间所有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缘分是微妙的,我们经历了一辈子还是说不清,道不明。始终想不明白,大千世界,人流如织,怎么就偏偏爱上了她,和她结为了连理?从小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的女孩,却与你远离,嫁做了人妻。

  世间微尘,纷繁万象,我们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困惑和不解,但我们还是带着这些疑问走过了这漫长的一生。假如你也像我一样想不明白,就当做是一种宿命吧!给心灵一个答案,灭却无限烦恼,这样生活才会安宁,人生才得以快乐。世间因缘,萍聚萍散,耽于凡尘的你我又怎能猜透呢?词人不会无端的去猜想,因为他知道,缘分来的时候要好好把握,去的得时候谁都无法挽留。回到家中,他摊开宣纸,研好墨,将那一次深情的回眸,写于纸上,他要许她一份山盟海誓。如今、千百年过去了,词人虽已不在,可哪个动人的故事,你我还跟人说起,那温情的词句,还在灯火阑珊处,被人吟咏,被人书写。今夜,春风依旧,明月当空,多希望有人可以赶来,与我一起在灯火阑珊处登台演绎、千年前的那一场风花雪月。

  “寿酒同斟喜有余,朱颜却对白鬓须,两人百岁恰乘除。”其实、爱情要等到两人都已两鬓斑白的时候去回忆,才会觉得回味无穷。嚼着那份美丽的回忆,慢慢死去,这样的爱情才是真正的山盟海誓。若稍微年长一点,就开始去回忆,会觉得不是那么美好,想要结束,去寻一段新的开始。年轻的时候,我们朝气蓬勃,意气风发,多少会有点冲动,难免不会做出点傻事来,等到回头忏悔时才发现,为时已晚。

  不知道词人此时,回想起当年灯火阑珊处,那一场相遇时,会是怎样的表情,会不会暗自偷笑呢?年轻的时候,爱情是不能太过挑剔的,等到老到心底的时候,拿出来摆谈,才会觉得真的是美不胜收、妙不可言。爱情就好像时光,年少的时候,新鲜劲过了,就成了煎熬;人到暮年时,才发现这漫长的一生,没它不行,多少美丽的故事,在年轻的时候就已酿下。美丽的东西总要经过时光长年累月的雕琢,直到真的无可挑剔了,才能成为一块完美无暇的玉饰。我还未老去,无法体会那种醉意朦胧的感觉,纵使许多年后,老得走不动了,还是无缘体会。尘世间的缘分早已断尽,灵山旧盟,沉钟暮鼓,水月空禅心是我的另一段开始。只是那时,倘若还能有幸读到这首词,我仍旧还会感动,因为佛说众生平等。

  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  词人一生征战沙场,壮志未酬,却因为那一次的回首,被世人铭记于心。相信一定还有许多人,以为词人是从婉约里走出的男子,并非他们不知道词人的过去,只因爱情本就委婉,灯火阑珊处那一次的回眸更是缠绵悱恻。他们可以不去追问词人的过去,但一定都想知道,究竟是怎样多情的男子,猜透了万千少女的心事?面对人生、我们可以把世事分得一清二楚,然而面对爱情我们却不知所措。如同江南三月的烟雨,雾蔼濛濛,一旦走了进去,就很难再走出来,当你真的走出雾蔼时,又会发现,你所在的已不是自己的起点,而是别人的终点。

  这个季节,无论窗外的阳光明媚多么明媚,天气是多么的炎热,品读宋词的时候,我总要将心淋湿,保持一定的湿度,去滋润那些往事。宋朝的时光是破碎的,在破镜中找寻自己的影子,若是太过匆忙会吓跑那些游荡的孤魂。劝一个人,最好的方法,不是用自己缜密的语言,对着他甜言蜜语,而是把自己当成是他的影子,读懂他的内心,熟知他的过去,直到他可以完全信任你,依赖你。词是有魂灵的,不管阴晴,无论长短,只要你曾经来过,它都能认出你的足迹。

  文/闲花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