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雷声惊桥生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网络转载 时间: 2015-05-28 11:33 阅读:
  一天之下,有人因为父母的辛苦让自己得到尊重,必然有人因为家中的寒酸而获取听不到的闲言碎语,过路的润滑剂能封闭心灵,笑声能关闭猜测,思维能旋转错误,那么,那么真诚的心不开窍,不是因为自己的阅读,而是因为外方的环境,计算一下,出生的自己很穷,不能说话,听不出别人的语言,不能分辨黎明和傍晚,大的时候呢,有了心跳,有了执着的等和追求,忘记了沉默时的猜测,忘记了昨天的连贯思维和转移角度,说不出看到的格局,听不透语言的帮助,分不清内算和外修,是拥有物资,还是拥有运用物资的本能,对我们来说,都会有老的一天,如果亏钱的时间,让自己的经验得到阅读的循环,和获取生命的思维生成,就不枉走人间一回。

  一天的时间,可悲,可叹啊,有人只会计算金钱的进退,不会掌握生命的自己,有些事,情愿亏掉生命的时间,都不愿意亏钱的人,那么还能亏什么呢,对于自己,看着人来人往,算来回去,话能快,未必能掌握思维的分析条码,人能转,不能调动心情的频率,有时候的话语不能换词,有时候的等待不能体谅,是缺少知识,还是缺少聆听,对于别人来说,自己不上进,那就是自己的无法更新,对于自己来说,自己不争气,就是丢失记忆和旋转的角度。

  一天的命运,聪明不是说出来的每次沉默,老练不是看出来的固步自封,精悍不是一天造就的刻骨铭心,在每个思维的准度,必须学会驾驭分析的力度,必须学会掌握时间中的安排自己,当意外出现,当思维出局,用追忆的思维生成,拿住一个心围的点,拿住一个话围的变,在频率的方向找自己,在动和静的位置设立拒绝和进攻的句子,把心魂合成话语,把风景调成改变,树立不同的角度,还是转变格局,练就明天的思维合成,在于今天的行动组合。

  一天中,说话太重会招人烦,说话太轻会让人无法改变,在一个角度里,是沉默在犯错,还是固步自封的看个表面,有时候不去体谅,有时候不去分析,当位置和思维角度不同,当地点和昨天的人不在一条线,我们开始的结束,还是傍晚的哭泣,对于自己每次的醒来都是黎明,却不能驾驭心情的每次苏醒,却不能掌握命运的每次深度认清,无法改变的角度只能不去深度了解和垂问,让别人的话封住自己的昨天,把自己今天的错事继续如同往年一样循环。

  一天的学习,是说透自己的心,还是看透明天的失败,对付出而言,不知方向的人就算是往南走,也到不了北面的家,不是忘记,就是有目标,自己的房子未必是自己赚钱,自己的家却需要自己那颗心,还是心灵的绘画,也许能用心温暖自己,也许能用钱财去改变别人话中的名字,未必能用智慧去开启人群的心门,未必能用谋略中的穷的自己去把话说的有力量,有改变的动态。

  一天的自己,只用金钱和力气,得到的会很少很少,只用饭量和说话来衡量,眼睛和耳朵就无法沟通内心的猜测,只用听的和说的,那么口舌的费力,若缺少阅读,缺少见识,会让别人猜的清楚,必然会让别人远离,也许自己的拒绝没有说话,别人的行动已经早早离开教育的线条,所以,智慧需要的是累计思维生成,金钱需要的是灵活驾驭,自己需要的是用心,阅读,猜测,揣摩,定位,为了自己,先学会帮助别人。

  地界上,一路行人一渡法,门门有心,步步有人,树也是心,丹砂也是意,尘埃也是缘,风一阵,月一影,梦有桥,横生素月,多少泪珠儿,人生里,思忆浅,步步横生,若说真,步步为营,若说假,滴滴为缘,散也是才,等也是智,慧难学,问难拿,事不一,看人猜,人不等,看写说,秋不求,有冬来,难懂难学更难拿才走,留不下,看不见,笑不出,若说天下剑,一道能生两行织,一约能死三道门,看,风月一瞬,带走夕阳又回,锁走人心不归,冷,等,寒,笑,四扇门,织,散,离,情,四把刀,说,写,填,堆,四根柱子,也是四棵不死树,离不利,见不一,情门开,人门易散,花门开,等门易冷,锁不锁,难等难约,认不认,有人认三秋,就有人忍三世,别一别,寒骨三分,离一情,扯断万里.

  地界下,阴德难有,上若积德,下有损德,富则难安,穷则难找,生不一,难有真心,假不选,难有生门,路上花开皆因人,心中话散皆因得,事费事,话费花,固有连灯冷,难诉,难歌,得有三失,人有散算,算不拿人,算不惜人,算不找假,失不为事,失不为问,失不为得,一家有一针,方能成事,一人有一心,可得阅读而成智,面有一份泪,心有一份失,德有三分散,就有一份苦,不一则不散,不散则不一,若说一,一在命中走,若说散,散在运外跑.

  地界内,伤感无助的心,外方引以未染的情,步步生还,滴滴心门,扣了思念的锁,离了人生的还,无助下,用看做根基,有梦里,以昨天相辅相成,时间如画,能看透,却未必说出,人生里,能走到,未必能说出真言,外圈上,步步滴滴,有人看了别人的学,有人猜不透话语的重量,是分析的昨天,还是判断的今天,当否决开始逼近,也许一步生,难以生出思维生成,一步动,未必用昨天的经验来心思分析,去调整思维的频率.

  地界外,绝处逢生,还是难以循环,当地点开始生成,当分析开始说出,判断是走外露,还是走内算,有人定位不知自己,有人定位舍己为人,是生,是死,一门开,一门关,关上思维之门容易,也许十年打不开,开启思维之门很难,有人一天,有人三年,有人一辈子开不了,是根基,也许对面的教育,当我们开始走进一个包围,退出一个方程式,也许心思的紧密和面对的循环都会因为时间让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.

  地界命,花开花落是一瞬,人等人去是一朝,风来雪道是一念,一道轮回三道命,一命从不主运生,命不在己,运不在明天,昨天的经验是今天的方程式,今天的应对是内心的加减乘除,地点和外算是明天的回环.三生轮回是一个界,也是一道阵,若是动心,若是无心,猜心还是疑心,必生错念,必生落无缘,道不开,心不开,双亲之命难主自己的命,更难煮起那颗沸腾的心.

  人生里,是福是祸,有人依附家人,有人依附本能,能看,能算,还是能猜外方,有法门,有心令,若是酸,能猜一个面,若是甜,能读一个错,在一个点,正位失事,错位算心,在一个误事,还是在一个巧点,有心位,有人位,可算人为,可算事迹,心门开,人门先关,生梦开,死门开,一声可在话中选,一语可在心中印,有人错,有人笑,是非太多,有多位则有多事,躲了还是算了,离开必然少,相聚必然少分析,步步扣环,还是寸寸进退,有得知,有人失计算,无法步步为营,能因计算赢,必然能因计算输,否别决绝,还是赞同话语,当人走话留,当事散人离,一个句子,一个断肠,还是一步生门,路有门,能生能断,话有路,能错能落,不能择决,还是无法沟通,一个笑意能挽留一个句子,一个天下也能装不下一颗人心,是非当然,有循环难寻,有难以支撑,抉择在于心,抉择在于己.

  人生里,外三环,内三环,一环十年,一年三环,泪生一年,念生一年,读生一年,走一年,散三年,时间一个点,自己一个名,有正为心,有错为人,涉及太多会乱,错走一步会烦,生三环,一环难读,一环难渡,一环难求,能握十指,能找一线,弦能生,念能生,句能散,否一个段落,拒绝一个面对,当人生的思维开始倒转,当自己的应对开始失误,也许今天,明天都是别人的误会,今天付出就是让明天浪费,此刻游三环,一环错,一还冷环,一环不惜,望不掉,洗不掉,擦不掉,还是放不下,改难改,修难修,认了吧,不能忍,说出来就是一个错,看出来就是一个讲出的等,不能明白,不能改变,一语生,一恨成,句短可常泪,词少可多心,非真枕假,非假渡真,有测有算,必有否有染,可离,需用阅读承受,可散,需用真功练就.

  人生里,一睹为快,话有三分巧,心有一分力,可生错,可借错,不可劫错,不可躲过,是非场,无常命,有约也有死,必然一开,就有一合,散一个春秋,定一个轮回,数字为准,心数为此,可生心命,可拿心运,不可决人词,不可断人语,肥田不落穷心门,刀手不抓富贵心,感知下,明媚里,一颗种子,一滴缘分,还是一步生死,有人外方注定,必然有心内心散去,当一个点开步,当一个围散去,望去黯然,分析少了,还是判断多了,误会会简单,誊清很麻烦,孤独一掷还是刻骨铭心,找到一个循环,还是找到叶叶归宿,枫叶开始计算,心术开始演念,思维生梦少阅读,心梦少令却分析,能则不能,行则不行,会则不会,时有三酸,一算真心握,再算伤心烛,又伤白昼一灯,可防,无德难遮蔽,可躲,无真难运命.

  话生里,有致人死地,有救人一世,当无法掌握,当无法进退,也许迷茫,也许困顿,时间还是走,心跳还是动,说不出自己的看,捡不起昨天的经验,无法推理,无法循环,更做不到人前话后调整思维,当敏捷缺少判断,当分析丢了应对,话语不能动,心声不能用语言沟通生命,我们还是一个自己,却无法想象别人嘴下的明天,无法见证思维的灵敏度,一朝过却,也许输了心思的紧密,丢了应对的疏散.

  话步外,听不到自己的分析,猜不到心中的明天,做了旁观者,停了明天的开始,无法拒绝很多的不能解释,无法沟通更多的沉默,我们做到的是步步为营的不变,我们做到的是滴滴血脉的难以掌握,什么明天,什么今天,让自己不知所谓,不知何时认识更好的自己,话来的轻松,走的顺畅,没法用阅读去品尝,无法用昨天的沟通去推敲句子,静静的握着仅有的速度让明天离开.

  话,一个重点能给以很多的推敲,语言,一步生成能给我难以衡量的疑问,当开始质疑,当开始徘徊,也许有人已经用昨天开始周旋自己,我们的输,是输在不去利用自己的昨天,别人的应对,我们的看事只能体会表面,还是沉默现实,有时候的固执只能应对不离那个话题,有时候的质疑只是不能旋转自己的思维角度,很多时候的简单成了复杂,很多时候的错误成了明天的难以挽回.

  话说心,力拿人,能说出的格局,还是能掌握的套路,在一定的时间要学会贯通,在一定的地点要学会沉默的分析速度加快,要滴滴累积心算,要步步累积调整话语中的自己,必然的话用不同的角色,不错的未知留给未知的心态,让那静然和动然去开阔自己的敏捷,让那锁甲和累赘去讨伐心中的掌握,让病句和错题去探索生命的进退,问一句,换十个套路,讲一句,选择三句错话去猜测.

  话能掌握人的思维,也能定就一个人的明天,我们的固定也许思维孤单,也许心情流浪,当我们吃饭,喝水,也许别人品味着我们的位置,不是因为金钱,不是因为地位,而是因为思维的格局,而是因为在测算的格局有人用自己的方式规划别人的思维,规划别人的心情,当我们不去计算,不去用思维获得利润,也许别人得到的是我们想不到的,别人猜到的,说出的,都是我们做都做不到的.

  一话,会被人拒绝,也会被人栽培,是内心的根基,还是学问的内心,当我们开始追忆,别人已经掌握话语的来源,当我们开始定位,别人已经开始行动,有时候的注定不是开始,有时候的结束才刚刚起步,是因为心跳的热血,也是因为思维的敏捷,若是少了阻挠的拒绝,若是少了应对的分析,我们不能调整改变,我们不能调整分析,那么丢了生命的探索,丢了思维的问答,别人的眼神不变,别人的定位不变,我们还是学不到赢得眼前看的学问,学不到心中猜测的未知数,是心理,也是心算,当外算开始,当内算开始,我们一起奋斗在同一个黎明,却因为傍晚的早睡让别人多了学习,却因为黎明的早晨让别人早起,是一个支点,也是一个落点,用学习去追思维,用思维去追敏捷,用判断去追道德,用品味去追自己.

  话,握不住它的情感,抓不住它的思维,它是一个人,也是一个神奇的字符,能让人无言以对,能让心滴血重生,能让自己困顿一辈子,也许瞬间,一些每次的累积生成,能改变心中的力度,却无法调整思维的敏捷,能调整进退的防线,未必整理循环的掌握的自己,规划,还是探索生命的格局,有时候就是少了一句话会输的一败涂地,有时候就是因为多了一句话会赢得不可收拾.

  一事,在外为错,在内为乱,可烦心,可醉意,若是话浓,就会丢了判断的无视,若是心太真,无法调整自己的频率,当每件事开始连贯,当每句话开始调整心态,也许我们能找到别人的错,找到别人的错误,未必调整自己的思想去维护自己的明天,有人说出话语不去体会自己的位置,有人说出等待不去找到自己的昨天,当我们开始回首,也许别人的话语已经翻阅到了十年,而自己却要等二十年,未必拿到别人话中的“好”。

  一事,分了人,分了地点,当我们找错了,当我们问错了,下次的再见会陌生,下次的改变会一如往日,也许就是因为那么一个人,一句话,调整一个人的一辈子,调整一群人的一天闲话,是分人的地点,还是分话的位置,我们能伪装自己的时候未必认清别人,我们保护别人的时候未必帮助自己,也许,就是因为一个支撑点的悬殊,一个交叉点的盘旋交错,让别人不能召回自己的心,让自己不能容纳别人的等。

  一事,有人拿心态做赌注,有人拿思维做付出,当我们开始起步,也许见到的,听到的,学到的,都有人用心规划,有人用等待去沉默,当结束开始定局,是心算,还是为了下一次的准备,我们只是为了每天的度过而生存呢,有时候开始自己的下注,有时候开始自己的表白,也许一无是处,也许得到了钱财,丢失了信誉,能有什么呢,能赚什么呢,已经放弃了阅读的瞬间,已经告别了今天的阳光.

  一事,黎明会离开,明天还有一个傍晚,思维却没有一片藏心的内容,当品味开始调查,发出错误的命令,还是喊出不能交代的应对,一句话,一个故事,让内心开始迷茫,让沉默的心态开始难以定位,我们有的,我们无的,我们能继续坚持的,当所谓的开始无法徘徊,当所谓的周旋无法判断,我们只能静静的等,静静的绘画,忘记晴天和下雨,忘记自己和外方,自己学会了一层不变,别人却快速的等上了山峰.

  一事,是一瞬,还是一辈子的挽留,我们不能注定,也不能否定,当一句话再次出现,当一个循环再次开始,不能找到自己内心的猜测,不能找到自己外方的判断,失误还是难以理解,与其不见不如心看外算,步步生成,还是无法选择在一个地点沉默,有时候因为一句话引起很多的难以相对,有时候因为一个人难以想起昨天的思维,当敏捷开始奔跑,当心跳开始探索,有事却当无事看,有心却当无心用,乏味了别人,委屈了自己的嘴巴,说出了不应该的误差,说出了不应该的命运,当人心改变对态度的温暖,让思维改变猜测的角度,也许背后很深,也许眼前很假,可是话语的丈量却让人难以估计,难以定位自己的身价.

  一景,落心之意,还是无情回转,当时间倒转在黎明,看不见明天,猜不透昨天的自己,事在人为,还是花在那个年少,有人缺少锻炼,有人缺少步伐的分析,当判断出错,当误事重演,一切开始会注定,一切思维蔓延在难以成长的内心,分析无法表达,观看无法生成语言,当自己,看自己的时候,还是别人的角度,或者自己的位置,有人用思维规划,有人用判断裁决,我们的定义还是用今天的时间浪费昨天的事呢?.

  一景,事错人变,还是话转人动,分析开始步伐,人生开始探索,当位置重演,当心迹重现,我们的决定是在一条线,还是忘记昨天的缘分,有人把固定当成明天的自己,有人把改变当成自己内心的目标,一步还是十年,我们的付出是每一滴,我们的捡起智慧是每一天,开始,还是陌生的拒绝,一味代表别人的表达,也熟悉自己的观测,否别不能猜测,定位无法判断,一味的掩饰,未必成就扩大有点的好事.

  一景,人在变,话在转,风雨一场,人前一算,往事空回首,自己还是那颗心,少了少的少,多了多的多,无所谓什么明天,无所谓什么整夜煎熬,有时候燃烧掉的出了生命还有青春,减去自己的本能,还能丢失未知的明天,空回首,一步生成,无法构成自己的段落,无法敲打人生的思维线,若是输,会忘了自己,若是赢,空赚年龄不感悟,忘了情感,丢了猜测的深思物语.

  一景,世界太大,几乎被文化操控着,有人用心算推理,有人用循环做主,还有人把话语分成了格局,把生活分成了格局,当我们回首,其实放弃森林的是自己那颗心,放弃智慧的是那双眼睛,放弃阅读的是自己的双手,也许每次的不经意,都是在为文化人做很厚的功底,再次计算,我们能有的都会丢掉,就连仅有的年华也会离开,可是我们还是生存在这个世界,笑了,哭了,被外人指指点点,被自己困顿一辈子,也许每天都无法探索自己生命的价值,也许每年都找不到生命的心环,念环,忆环,可是依然能空费心跳等着自己沉默,听着别人说不出自己的等,看着别人走过的演讲却未必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扇门.

  一景,话走扣连环,有人锁走了钱财,有人锁走了智慧,当时间开始,我们奋斗的丢了生命,有时候用智慧犯错,有时候用奋斗准备失败,回首当年年少,一想而知,现在有的,和当年的要求,简直是天上地下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,有人一辈子为了奋斗而放弃外方,有人为了金钱而奔波万里,是心跳在说话,还是要用房子去说话呢,我们的行为能改变别人的话,别人的行动也能改变自己的下一步,明天还是一个未知数,今天还要充分的准备,是错,还是明天流泪,也许当昨天丢失猜测的应对,今天少了判断的准确,一切的一切,归属于命运,还是无法划分自己的格局,已经被别人的智慧线分开.

  一学,在误会的交叉点让自己更接近难以相信,在时间的徘徊里学会了难以沉默,当岁月的倒转黎明,不去探索傍晚前的收获,不去询问昨天的来回循环,能犯错,却不能接受别人说出的错,能点错,却不能聆听未来的错误,是伤心,也是一世封存的命运,当自己开始定位,当内心开始进步,每天的绘画不让自己心灵找到镜子,每天的灌溉不让自己连贯,少了人生的阅读,少了思绪的冷暖,猜不透,想不通,问不透,一直迷茫.

  一学,在时间里浪费生命,在人群里等待别人,忘了自己,忘了未来,寻找春天却躲过了三个季节,寻找花落,却躲过了一辈子,是瞬间的注定,也是缺少思维连贯,缺少敏捷判断,当别人的分析出现,也许自己听不到,当自己的应对出现,也许自己找不到循环,忘了昨天,忘了思维的驾驭和掌握,是自己的尺寸,还是别人的渡量,当自己称不出自己的每一天,喊不出生命的彼岸.

  一学,四个位置,一个错点,一个误会,一个交叉点的学习,一个悟不透的自己,当我们开始觉醒,可是别人已经在进步的奔跑里,当我们开始熟睡,别人已经奋斗了一个夜晚,就是因为时间的安排少了自己的内心价值,就是因为自己的付出少了智慧的蕴藏,少了阅读瞬间的角度分析,少了观察连贯的猜测,让自己错过了学习的智慧,让自己误会了错误的经验,让自己丢失了未来的复制,删除了昨天的应对.

  一学,出门不会外算,就会丢失自己,回家不会内算就会忘了未来,当身边开始注定,也许离开会有收获的希望,当外方注定,也许思维的变迁可以转化自己的心境,时间是一座梦想的古刹,自己是一步看不完的电视剧,有人看透了自己一辈子,有人却连自己的一瞬都猜不到,是问,还是学,不能学会包容别人的错,却坚持让自己犯更多的错,也许环环相扣的不能容忍,铸就了自己心乱迷茫的心态.

  一学,身法,心态,眼界,动意,过景,五条选择的缘分,有人定位了离开,有人却不会聚集思维,有人少了能力,必然有人多了财产,因为时间的表钟给了生命,还是健康,也许我们看到一瞬希望的时候不去计算未来,也许说话的每次不去掂量重量,看事太浅,讲话不会沉默,等待不会转动思维,就是因为角落的讽刺,还是心中的不会累积,忘了造就未来的自己,丢了今天的阅读.

  一学,有眼未必用心连贯昨天的阅读去分析今天的深浅,有嘴未必掌握事情的进退去应对下次的自己,有耳朵未必能用分析和判断去帮助需要智慧的人,当有了别人的无,也许自己的等是多余的,当没有了别人的多得,也许自己的话语是轻的,当看出而讲不出自己的格局,也许自己的出现只是一个配角,当听出一份错,未必找到那个对的路,也许自己真的丢了昨天的面对,当自己说不出格局,看不透判断,听不透分析,自己依然不是童年的等待成长了,因为丢的阅读太多,少的承受太少.

  一文,是练,还是捡,有人剪短时间去分化自己,有人链接事迹去调整思维,当频率每次调整,当心思每次改变,为了自己,为了明天的自己,修正了每一次的错话,还是调整了情感的章节,我们能问的,我们能写的,我们能等的,还是一个别人看的结局,也许陌生的开始谁都不知道最后的微笑,也许熟悉的眼前能让自己困顿一辈子,是情,也是危险,是选择,也是难以判断,当别人的分析少了自己的阅读,那么自己就无法应对调整思维的境界.

  一文,是隐,还是藏,一个否决,一个眼神的定位,一句推敲的出现,也许昨天的构思能链接今天的危险,也许今天的无助能链接明天的失败,是放弃别人的微笑,还是放弃自己的累积,也许心力的定位生成会惹起很多人对自己的不满,也许思维的构成会惹起更多人对自己的闲话,可是对自己,对内心,若是少了外算,少了内算,少了每次阅读的构成,就会惹来更多的非议,更多的自己不知明天,把自己困顿在迷茫的状态.

  一文,不是太多的时间练就境界,就是放弃了太多的无助去累积忘记昨天,不是少有的固定去沉默阅读,就会少了生命的探索,学习的定位,当每个部位定局,当每个话语称重,也许心事的深浅能表达在眼神中,也许说话的话,对错的人,能压在表达的面子上,当开始固定,当开始抒写,每个位置,每个角落的篇章,让我们看到的是陌生,可是得到熟悉的时候才能清醒自己,历练别人.

  一文,有多变的格局,有少变的套路,是个人,还是集体,一句重点,一个了无轻重的词语,能开辟一片思维,开始关闭个人心魂,不是每个人都有固定的理解,那么很多人必然有一种方式去表达,是选择式的听,还是判断式的说,在于自己的心存,在于自己的阅读分析,更在于判断的灵力,若是少了昨天,那么今天就一文不值,就是因为黎明的时间少,才有人把格局的分化,短暂的生命去延长到黑夜的心神里.

  一文,藏在内心,叠在外景,有人用十几年的领悟去创伤别人,有人用每天的教育去引导别人,是错觉,还是误差,有人不去选择正确的方式去解脱怨气,有人不去判断好的位置为别人着想,也许利益很重要,也许未来很残酷,可是当自己把心儿走丢了,把眼神和口舌的话语忘记了重量,把思绪的冷暖找不到了,那么自己一辈子的春夏秋冬就是别人一辈子看不见的角落,也是自己的每个冬天的雨水.

  一文,一心,二主,三法,心可主内,主可法外,法可令心,心不主动就没有办法,没有主心骨的阅读就很难判断,没有思想的连环就缺少下次的面对,是一句话,还是一个故事,当链接重现,不能把植物推理成人,不能把话语推理成自己的事,不能把人推理成明天犯错的自己,那么下次,下一次,是结局的陌生,还是自己熟悉的泪水,会让自己失败的理由不是准备不充足,不是等待不充足,而是贯彻的不会连贯,执着的不会调整.

  一武,天命拿人,不管你富贵,还是贫穷,不管你富有,还有美貌绝伦,若是得罪贵人,若是得罪福人,少不了心德,就少的了阳寿,是真,也是深,一句话能否决一个家庭,那么一个人的出现的话语的重量也代表着一个家庭的人格,是对,还是无能为力,若是错误的沉默,若是错误的举起格局,对准了会犯错的人,那么自己也是犯错,若是自己达不到思维的敏捷去开辟自己,就无法回转失去的阴德.

  一武,寒衣能挡三年,心衣能帮自己十年,是智慧,也是心材,若是不能用心思去补衣服,若是不能用才华帮助需要智慧的人,若是不用行动去帮助需要力气的人,那么枯燥的等,无味的沉默,减少自己的阅读,减少自己的呈现,丢了自己,还是忘了心跳,若是自己不探索自己的生命,若是不研究人生的法门,还是无知的笑在人群呢,有人因为别人的一句提醒改变,必然有人因为群体的覆盖而去隐藏自己一辈子.

  一武,心境连贯人境,在无境时猜测,在有心时分化,当思维开始奔跑,当分析定位周旋,我们找到了思维的敏捷,和计算公式,有能力改变的是环境,有心力改变的是无助,当沉默用思维说话,当静心的位置开始贯彻,连贯一个点,连贯一道思维的缘分,学会改变每个点的句子,学会改变每个思维的频率,一定的方式能结局句子的完美,一定的公式能载动笑意的成全,不要因为时间而令自己不去改变,不要因为点滴开始不再放弃.

  一武,画出的每句话,点出的每个字,有人猜出了很多的未来,每件事能连贯昨天,每颗心必然能转动傍晚的黎明,分析一步,载动每一个点滴,分析每一个判断,决定每一次的自己,摆出一份安静的样子,定出一步生成的思维,让敏捷跟随,让驾驭伴随,让判断载动,在一定的方程式决定自己的构成,让一定的判断力学习改进内心的镜子,变换每步的方位,调整快速的速写生命探索.

  一武,一滴水连贯千里,一份心查天算地,一个人修心养真,步步横生,找自己的悟道,找自己的学术,一步生成心算,一步生成外算,不要因为沉默而丢失心算的外算,不要因为执着而定位不算的等着时间去归位,让时间规划,还是让地点分出,我们的构成能决定自己,也能决定下次的面对,分析,判断,定位,能构成的分化决定思维的敏捷,必然能调动开始的学习,结局的收获.

  一武,思维是一道城市,心境是一道水渠,我们的固定是学习开阔心算,我们的出发是为了外算,当句子出现,当地点的分化公式出现,若是少了心算的外算,若是少了阅读的分化程序,内心的构成无法载动自己的下一步累积,无法组合思维的河渠构成内心的城市,决定还是定位,在一个位置,在一个面前,若是能变化心境,若是能变化思维的城市,可以载动分析,未必载动正确的判断.

  一武,心隔一约,人隔一片,思维缺少阅读,必然分析缺少正确的格局,是拿出准备去犯错,还是拿出丢失去放弃,决定每次生成,必然让固定的方式学会沉默,若是丢了真心的猜测,若是少了固定的计算,我们能输掉的生命探索,爱意的真诚,会忘记自我,会丢失内心的诚意,不是每句话不能构成,就是每个故事不会连贯,不是每个人的思维走不出格局,就是牵引思维的动向无法构成连接内心的动力.

  一道本能,内修,外算,圈人,锁话,四条人中选,一句否别令,事出变换,人出玄幻,有人用自己的方式解决,有人用别人的话语围堵,我们的看,寻,猜,面对,在有些人的面前,说不出自己的格局,看不出自己的猜测,有时候只能定位一项本能,那就是别人看出的简单,而自己认为复杂,走不出话语的圈子,找不到人生的语言探索和格局,当对面相对,语言相激,有人把怒气变成一句恨话,有人把爱意说的出口成章。

  一道沉默,只能看,不会内算,不会外修,在一个点上说话冲动,不知别人说话的底线,不算自己说出的重量,有时候拿握不知别人下一句的危险,必然拿握不住自己下一句的应对,时常做一个看客,不能分析别人的理论,不能解释自己出现的方向,在一个位置,不能推理出真挚的情感,在一个地点,不能描述走过的风景,当时间带走计算,当生命锁走今天的爱意,那份不知不觉成了迷茫的困顿,成了堵住自己学习的绊脚石。

  一道无助,用别人的开始对自己结束,用别人的黎明耽误自己的傍晚,用自己的起早去误会内心深处的感悟,封锁了思绪,关闭了灵魂,当冷落生命探索的时候才能得知自己一无所知,当开始面对的时候才无法感悟生命,我们的拥有,我们的丢失,算来问去,只为为他人做个嫁衣裳,回首一算,心若无力,懂若无词,行若无句,付出若是找不到内心的角落,沉默若是不能算出外面的足迹,那样的输,那样内心无底的失败会更迷茫。

  一道人群,有为自己发财,有为别人滴血,让我们开始认清亲情的时候,才发现父母的养育是滴血和无求的恩遇,若是走进心里总是甜滋滋,若是走远,心中会有想念,那份说不出的道德,最好的美感,心中的阅读,一辈子的翻阅,却无法忆起最初的模样,他们的感知,他们的微笑和汗水,那么迷人,那么受到尊敬,回首往年惜别,成长慢的足迹,未必大的时候能时常每天去不离不弃。

  一道年华,冷了拒绝,还是断了放纵,我们的熟悉,我们的离开,每次的回首,有时候不能学会拒绝说出错误的话语,有时候不能学会躲避错误的事件,冥思苦想,还是沉默的冷酷,当恍然大悟,才得知丢的年华无法买回,才明白学习的时间让自己的放纵丢失了,徘徊在迷茫的风景里,学不会猜测,学不会新观念算,更无法体会生命的探索,十指紧握,逃不出黎明和白昼,瞬间的滑落,带走生命一天,未必能用思维的眼神提醒拒绝的理由。

  一道固执,心门关了,送门关了,当思维的迟钝出现,未必能识别出自己的路途,有时候耽误的是今天和昨天的计算方式,有时候误会的是相约的离开后,当分析判断,无法给以允许,只能交给拒绝,拒绝的错误自己都不能体会那个可怕,承认的输出却无法打败造就的成长,高就的画面无法体谅思绪的含量,一步生成,发现的每个角落都不是自己追忆去拿回本能的时间,再次计算,未来的迷茫困锁了今天的耗费。

  原创作者:世界十大杰出青年 QQ:498775557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