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感悟生活 > 健康真好

健康真好

推荐人:染指流年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5-05-27 21:56 阅读:
  前几天的一个早晨,在刷牙时我突然发觉自己得了一种怪病,当闭嘴漱口的时候,不论左嘴角如何闭合,却都无济于事,好像一夜间长了个漏斗似的,嘴里的水“哗哗”的流出来。

  开始我并未放在心里,第二天,我又接着发现左眼角开始发紧,说起话来上下口型错位,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一反常态。我问上班的女同事,我这是咋啦?同事仔细打量我一番后,吃惊的说:你的嘴和鼻子都歪了,还不知道啊,赶快到医院去看医生吧!我将信将疑,诚惶诚恐的来到市医院,医生告诉我说,我患了左脸神经麻痹症,就是老百姓常说的“吊线风”!好端端的脸,怎么会得了这种病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  医生说:这种病并不可怕,有的刚刚几岁的孩子还会得这种病呢,一般大人得病的原因是长期精神焦虑或者心情不佳所导致的,只要早发现早治疗,很快就会好的。寥寥几句话,使我紧张的心情顿时平静了许多。医生建议我,先挂上几天的吊瓶,然后配合中药,调理大脑神经,一周后,再采用针灸疗法,辅以电疗,循序渐进多管齐下,要我全力配合就成。我满口答应,无条件付诸实施。说是那样说,可是病毒并不像人们有着浓浓的人情味,不管大家如何齐心协力的治疗,它仍在狂妄任性的发展着,我的左眼帘已不能单独自如闭合,左脸部“砰砰’不停的跳,好像非要把我的脸部撕开一样,嘴和鼻子已严重歪斜,已经危及到了吃饭和说话,说起话来嘴巴已不听使唤,吃饭时稍有不慎,食物就死死卡在里边,翻滚不得,只能劳驾两手挤出。

  精心治疗几天后,我仍没发现有丝毫好的迹象,开始六神无主焦躁不安。医生告诉我,这种病因有个特点,前七天的时间,不论怎么治疗,都不会有明显的抑制效果,它要有一个礼拜时间的潜发期,就像尼泊尔发生的强烈大地震一样,大地震虽然过去了,可是六七级的余震还会在时有发生,需要一个缓冲的过程,才能逐渐释放完积蓄的能量,过上一星期的时间,这种病才能渐渐好转。

  按照医生的嘱咐,病人时刻要做到防风和少说话,因此我出门时,都是小心翼翼,全副武装,嘴上带着两个硕大的口罩,几乎把整张脸盖的严严实实,只能露出两只黑黑的眼睛。期间,我最怕在街上见到熟人,不打招呼不好意思,打招呼吧,说话不利索怕人笑话,又害怕见风,实在躲不过去,就用手比划几下,算是给别人打个招呼,家属在旁边急忙给我当“翻译”,帮我解围,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为了逗乐大家,我一边用手比划,一边“啊啊”的说着哑语,招来很多过路人驻足观看,像看西瓜景似的,接着又引来一阵阵捧腹大笑。

  在这个事例中,我从中得到一个启发,生活中自己就是一面镜子,你笑它也笑,你乐别人也乐,多给别人一份快乐,就是多给自己一片灿烂!俗话说,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,我想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!

  经过连续几天的专业治疗,侵袭在我脸上的病毒,仿佛没有一点收手的态势,病毒仍在我的脸上肆无忌惮的持续发作,为了不让家人和乡下的老母亲担心,我要精心准备一套善意的谎言。

  一般情况下,没有特殊情况,我每周都要回老家去一趟,看望一下家人和老人,然后到庄稼地里走一走转一转,抚摸一下绿油油的庄稼,可以抛开各种烦恼和工作压力,静心感受一下庄稼的呼吸、生长,徜徉其中,自然心旷神怡流连忘返,让我不由惊叹大自然是何等的美丽,生活是如此富有诗情画意!

  这一周肯定我回不去了,如果不告诉母亲,反而让她老人家更加为我牵肠挂肚,于是我给母亲打电话,告诉她我的嘴巴有点不舒服,医生说没有大碍,叫我连续挂上几天针就会好的。母亲说那就别回来了,等身体好透了再回来吧,反正家里没有什么事,一切都好好的,先把公家的活儿暂时放一放,那就好好在家养病吧,歇歇磨镰,不少割麦。可还没到晚上,母亲不会用手机,就唠叨着让父亲给我打电话,问我吃药没有?几次临挂断电话前,还生怕我们忘了似的,一遍遍叮嘱妻子,要用热毛巾敷在我脸上,早晚敷一会,疗效会更好。在以后的几天里,母亲时不时就叫父亲给我打电话,问我病情啥样?千万甭忘了吃药。可怜天下父母心!我已不是昔日的小孩子,早已儿孙满堂,成为爷字辈了,老母亲的心里仍在惦记着我,这不禁让我一阵愧疚心酸。

  妹妹也打电话过来,说母亲睡不着觉,脑子里想丢了一根魂似的,天天嚷着要妹妹带她来看我,我极力劝他们不要来,等过几天身体好了我再回去,何必跑来跑去呢?第二天,刚说服好母亲,妹妹说,她在家里找来一副黄鳝血,让人给我捎了过来,说黄鳝血治疗神经麻痹疗效独特,爱人这才恍然大悟,急忙说城里啥都能买到,不要那么老远从家里捎过来了,这里黄鳝多的是。好说歹说,还是最终没有拗过妹妹。

  在进行针灸的同时,医生对于应用这个土验方给予充分的肯定,这更加增强了我使用乡土验方的信心。我怕针灸,每每看到细长的银针,金光闪闪,寒气逼人,我都不寒而栗,我躺在床上,紧闭双眼,咬紧牙关,大有“壮士一去不复还”的感慨,为了早日把病治好,我把一切豁出去了,当银针刺向我的肉皮时,我屏息静气,两腿还是开始打颤,心跳慢慢加快,双拳紧握,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。我说开始吧,医生说,疼吗?我说不疼。医生说,十二根银针全扎好了。这时候我还蒙在鼓里浑然不知,我暗自惊叹医生高超精湛的技术,每次都是在不知不觉中享受针灸的治疗过程。

  我天天奔走在家与公立医院之间,接受针灸治疗,后来我才知道穿白大褂的医生姓王,人很和蔼,医术精湛,医德高尚,是这家医院里的理疗权威。如果不亲自接受他的治疗,你很难体会到他的妙针绝技,一根根银针在他手里来回挥舞,挥洒自如游刃有余,他的手很轻,就像一个女人,在扎向皮肤一瞬间,如果你不刻意去想,你绝对是毫无察觉的;他的手很准,一步到位,手起针到,稳稳地刺向神经穴道。

  经过公立医院王医生的精心治疗,我的鼻子和嘴巴开始慢慢回位,左眼也能够闭合自如,吃饭也不在卡住了,我把那副严严实实的口罩开始摘下来,不必再为怕出丑而心有余悸忐忑不安,我终于又欣喜的露出了昔日的“庐山真面目”!

  从这场病害走出之后,劫后余生的我,顿生几多感概,健康比什么都重要,健康的生活真好,如果让我在人生的众多选项中选择幸福,我会毫不迟疑的首选:健康!

  作者:张建树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