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我的奶奶,九十二岁,本名叫余鸾女,因从小在上海出生长大,18岁嫁到苏北兴化老家,刚来的时候,听不懂故乡话,讲的一口上海话,故被人叫做小蛮子。   小蛮子奶奶很苦,也有人说她...

  •   在我度过的十多个五颜绿色的光阴里,发作过很多的工作。随着韶光的流逝,很多工作dou已忘却,但有一件事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特别深入的烙印,让我特别激动。   想知其这...

  •   “那年那月那日子,那山那水那美人。那时的山,那时的水,那时的人,真美,真美!”默坐时,脑海中无情由地经常想起这么一句话。岂非真的是老了吗?   今天晚上,和同学婷漫步,有如...

  • 我的长生果

    2019-03-09

      在我很小的时候,书已经成为了我发展的一部分,已经成为了我的长生果。   我最早的读物就是连环画了。我每次看完一本就求妈妈买,书一到我就匆匆忙忙地翻开书,一页,两页...

  • 韶光与情谊

    2019-03-09

      那次,我和他一起去玩儿,高兴地恰似一对小燕子。   那时,小学的同学马上分别。结业典礼竣过后,忽然一个声音传来:“我们去玩儿吧。”我回身一看是他,欣然容许了。  ...

  • 不再孤独

    2019-03-09

      在情谊的小路上,尽管我已穿梭十余年之久,却总觉得自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儿童。   从上小学到如今,在学习的方面,我尚能像鱼儿在海中翱翔一样来去自如。但劈面临着同学...

  • 吾家小记

    2019-03-05

      恍然想起,日子是一每天过了,但生活的变化好像无从找起。像条小溪,潺潺流水,细细地流向韶光深处,再远的,都化作光影记不清了。好笑的是,如今才记起来是不是应该记载下家庭这个...

  •   我对鸡蛋有着特别而又朴实的爱情,源于母亲用卖鸡蛋的钱陶染乃至改动了我的人生命运。   考入军校前,特别是小学阶段,也就是上世纪的七十年月末八十年月初,在记忆中,我...

  •   冻疮,是冬天的恶梦。   我的小学数学老师,王老师,也与这个恶梦搭上了边。但她很机灵,戴上了一只红手套,再写粉笔字。   那只红手套很鲜艳,红的手套在墨绿色的黑板...

  •   有一天晚上,在哄孩童就寝时,他忽然问:“妈妈,我小时候长甚么模样,像你还是像爸爸”?于是,我翻开手机QQ,翻开相册,生命中每一段的回忆就慢慢翻开了!   “这些是你09年刚出生...

 148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